这里Veils,yoli_v是我夫人


重要的是气势!

【Ryan/Andrew】【Ryandrew】戏谑者(Day.4)

  • Ryan Reynolds/Andrew Garfield


  • RPS


  • 侦探类型的文,如有不适尽快退出,文中的女子都可以在开膛手杰克简介中找到名字,只是借用名字而已,没其他意思的。

安妮专场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


报社需要深巷事件的更进,于是安德鲁很不客气的抢了比博的活,贴身采访瑞安,每天跟着瑞安进出各大警局,蹲点等,最主要的还是监督瑞安吃饭,大写的假公济私。

 

安德鲁本人倒是兴致勃勃,而瑞安则是各种揪心,因为意外的火拼也是时有,不过还好这些天都没有发生,让他歇了一口气。

 

今天一大早瑞安和安德鲁又来到了上次的酒吧,瑞安希望能够能蹲到一点线索,不过这几天的反复调查,也让瑞安失去了希望,但是还是照例来走一遭,抱着有幸运降临的心态,在寻一遍。

 

调查是枯燥的,每天来回就那么一些事,还要陪脸笑,安德鲁将瑞安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也见过瑞安被人赶出来,不过安德鲁从没看瑞安的脸上看见疲倦两个字,而瑞安那双深邃的眼在思考时,更是令人沉迷。

 

安德鲁觉得自己来对了,能陪伴自己男人工作,看着他努力的模样,真的是一种幸福。

 

“不好意思。”一个醉酒的女人撞在了安德鲁的身上,身上传来的酒臭味浓得安德鲁皱起了眉头,趴在安德鲁身上的女人突然捏起安德鲁的脸,近距离的观看,试图把眼前的重影结合,“这不是安德鲁么,你怎么在这?”

 

在这女人抬头的时候安德鲁就知道这是谁了,他老板的女儿安妮·查普曼,一个可爱且可怜的女人,安德鲁觉得安妮是自强的,谁知今天却看到了这一幕。

 

“你怎么在这里,我听说你父亲给你报了烹饪班啊。”安德鲁诧异的看着醉醺醺的安妮,仿佛想看透这个安妮是不是别人假扮的。

 

因为安妮对他们这些员工都很好,还经常送手工小点心来,大家都在说谁娶了安妮就是买一送一,稳赚不赔,还贤惠,加上安妮也不会排斥底层员工,一视同仁,简直被报社的大家奉为女神了。

 

“我啊......”安妮低下了头,突然哭了起来,右手握拳,似乎想砸向自己的肚子,却在最后停下,摆了摆手,垂下。

 

安德鲁也看出来了,安妮没走出心里的那道坎,被这个小生命囚禁,如果说肚子里的孩子是纯洁的,那么现在的安妮则是最无辜的。

 

安德鲁也不放心安妮这样的状态回家,赶紧向瑞安请个假,带安妮回家。这一次一路上并不安静,醉酒后的安妮将话匣子打开,除去讲的都是一些莫名奇妙的话,完全可以和比伯比拟了。

 

“我啊,恨那个人......嗝......”安妮一边说一边打着嗝,“都是他害的.......我也是一个傻逼......我没错.......我错大了........他是那么无辜......我不需要他.....”

 

安妮反复说着这些话,到最后只剩下嚎啕大哭,本就细碎的话语更加的支离破碎,但是安德鲁没有阻止她哭泣,这种时候哭是一种很好的发泄方式。

 

安妮家的备用钥匙和大多数人一样,放在了花盆的下面,安德鲁很轻易的就进去了房内,房内的景象倒是吓了安德鲁一跳。

 

里面还完好的只有一块沙发,其他的东西不是这个缺了一块,就是那个碎了一块,盘子的碎片碎了一地,外卖的餐盒堆积在厨房内,甚至连卧室都无法幸免。安德鲁只好把安妮放在沙发上,去卧室给她拿了一条没被划破的被子,打算离去。

 

安妮停止了哭泣,好像是感受到自己家的温度,开始发起了脾气,她握住安德鲁的手,拿着指甲抓着安德鲁的手背,身体颤抖着,嘟囔着“药,药,药......”

 

“安妮,药在哪里?”安德鲁的手被抓疼,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流血了,但是生性善良的他没有摔开手,任由安妮抓着,还庆幸还好安妮抓的不是自己。

 

最后安德鲁在电视下方的抽屉找到了药片,那个抽屉里面摆放了整整一抽屉的药,安德鲁有些起疑,他没有见过这种药,打算看看这药的成分,不过还没来得及看,安妮更大的喊叫就传出,同时还传来了撕东西的声音。

 

安德鲁倒了杯水,将药瓶拿给安妮,谁知安妮居然随手倒了一把就往口中塞,吓得安德鲁赶紧把药抢下,防止安妮再都乱吃药,只给安妮吃了一颗就让她睡觉去。

 

这样是会死人的啊!然而在安德鲁再一次环视了一下四周,看了看满地的残渣,他得出了结论。

 

安妮就是想死!

 

吃过药的安妮很快就睡下,安德鲁拿着药瓶端详了起来,发现这个药居然含有麦角酸二乙酰胺——致幻剂的代表,这种东西虽然还能在小药店见到,但是安妮为什么会吃这种东西?!

 

突然安德鲁回想起,那次在酒吧发生乌龙事件送安妮回家路上的对话,安妮居然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在意了!是他大意了。

 

安德鲁给瑞安发了个短信,说他会晚点回家,而本人则开始在安妮家打扫了起来,最起码得把满地的玻璃碎片扫起来,不然太危险了。

 

安妮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当她看见安德鲁的时候吓了一跳,然后想起自己那时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本来乱糟糟的家现在被整理得非常干净,而且安德鲁还做好了饭,等她起来,当安妮听见自己的肚子咕咕叫时,才想起自己一天没吃饭了。

 

“来吃饭吧。”安德鲁绅士的为安妮拉开椅子,方便她就坐,安妮看着这色香俱全的饭菜,口水都有些把持不住往下掉。

 

被安德鲁逼着先喝了汤,安妮立刻就对这些美食下了黑手,简直像饿了三天三夜似的,完全不顾形象。

 

“安妮,你有什么难处么?”安德鲁看安妮吃得差别不多了才发问,突然又想到安妮先前的反差,感觉太直白了似乎不大好,又赶紧追加一句,“如果不方便,就别说了,我们都站在你这边的。”

 

“我们?”安妮有些听不懂,放下碗,不解的望着安德鲁。

 

“以比博为代表,我们都很喜欢你,你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当然站在你这边。”安德鲁解释道。

 

“谢谢......”安妮眼眶有些发红,发现自己又失态了,马上低下头,“不好意思。”

 

“我们是朋友,不要这么见外,把头抬起来,你可是我们报社的女神啊。”安德鲁打趣她。

 

“有这么夸张么?”安妮笑出了声。

 

“当然,大家都说娶了你一定会很赚。”安德鲁回应。

 

“我觉得娶你更赚,如果不是你结婚了,真想把你拴住啊。”安妮心情转好,也打趣起了安德鲁。

 

安妮与安德鲁的交流中,安德鲁很小心翼翼的不往父亲,孩子这方面说,一顿饭下来,安德鲁还发现安妮居然和自己喜欢同一个乐队,两人的价值观也很相近,可以说是相谈甚欢,直到晚上安德鲁要回家时。

 

“安德鲁,你们会支持我么?”送安德鲁出门的安妮突然发问,安德鲁也有些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不过看着安妮的模样,安德鲁也知道现在应该说什么才是对。

 

“当然。”


评论(3)
热度(37)

© Veils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