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Veils,yoli_v是我夫人


重要的是气势!

【spideypool】Errors(Chapter4)

Street station←怕被河蟹掉的梗



这一篇无警示+新年快乐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


无论彼得有多不想见到韦德,也无法阻止韦德来找他。

 

固执的男人今天又一次跟在了他的身后,起初是像过去一样轻佻地跑来打招呼,再后来强行将一直沉默不语的他堵截在巷角,到最后只是默默跟在他的身后。可惜,韦德的毅力似乎并不是那么长久,每次总是在彼得的心摇摆不定时,消失一段时间。

 

也就在韦德消失的这段时间内,彼得思考出自我救赎的方法,成为蜘蛛侠,守护纽约人民。这不仅是为了对得起本叔的教导,也是为了向自己的良心赎罪。

 

成为了蜘蛛侠后的彼得,更没有时间去在意韦德在哪里。为了将蜘蛛侠做得更好,他抛弃了自己的一切。成绩下降,向梅婶一次又一次撒谎,甚至将最爱的姑娘格温埋葬在了自己的心底。

 

彼得的心很小,他只想包裹下全纽约。

 

而韦德这个男人终将被时间遗忘。

 

 

 

敌人的出现总是无法避免,于是这些令人疲惫的战斗今天也依旧无法逃脱。

 

位于纽约海上运输的出发处,子弹轰炸,机械做的扇翼划破夜空发出巨响,天空中飞着一个身穿机甲的雇佣兵,这个男人用盔甲把自己包得像只甲虫,有趣的是他的“艺名”就叫甲虫。

 

战斗带给彼得的并不是热血沸腾,而是恐惧,他怕极了疼痛,但是他不能退缩。弹壳掉落的声音在夜空奏唱着凌乱的曲调,清脆且急速的“哐当”声,可想而知这子弹的射速不仅快还十分密集,多得蜘蛛感应都无法全部捕捉。

 

制服上逐渐出现了裂缝,还从中渗出了血渍,伤痛警醒着彼得不能退缩,不能让甲虫进入城市,更不能让他带走货物,大脑前所未有的冷静,令彼得准确射出一发蛛网,将甲虫从有利的空中拽下,踩断了那对令人讨厌的扇翼。

 

甲虫作为一名雇佣兵,过着刀尖上的生活,不可能因为失去翅膀战斗力就此下降。还未落地甲虫就露出手臂上的刀刃,一举割断蛛网的束缚,无伤落地,在地上滚了一圈后,马上摆好攻击姿势。

 

彼得虽然成为超级英雄的时间不长,但这并不代表他的下手会轻,战场可不是游戏,还能有复活药。

 

只见彼得一个扫堂腿,将甲虫踢倒在地,倒地的甲虫迅速做出反应,发射出手腕的子弹。刚才的一波空战,令甲虫的火力大大削弱,给蜘蛛感应减了不少负担,稳稳地闪避而过,彼得动作连贯地抬起手臂,打算将甲虫包裹住,让甲虫安分的与地面拥抱,但是彼得射偏了。

 

不该有的错误,只因为他看见了一个不该出现的人。

 

男人的出现,带来了雨的降临。他身穿黑红紧身制服,细小的雨水滑落他的红色面罩,提着双刀在雨中就似一尊杀神。彼得认得这身衣服,韦德穿着它来找过自己。

 

“wow,居然看见有人敢光明正大打我的人,不知道这个小屁孩,是我罩的么?”韦德手握双刀,手法干净利落,不仅将水珠切成了两半,还将甲虫射向彼得的子弹平整的从中切开,动作一气呵成,伴随着他的俏皮话,仿佛这场战斗就是一场游戏。

 

“你认错人了,先生。”彼得并不觉得韦德认出了他,因为韦德从没见过他这副模样。彼得射出蛛网弹将袭向韦德的子弹弹开,韦德总是先护着他,从不考虑自己,他讨厌韦德这种不自爱的行为,也每一次都会被韦德的这“粗心”守护触动。

 

没听到想听回应的韦德眯起了豆豆眼,带着他满身肃杀的气场,向彼得走来,每一步的前进都踏响地面上的雨水,这声音很好的传入彼得耳内,那坚定的步伐令彼得心里打颤,有些手忙脚乱起来。明明有面罩的遮挡,彼得却害怕得闭上了眼,他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但是他知道现在的自己无法面对韦德。

 

韦德慢慢地走到彼得的面前,将头埋进彼得脖颈处,使得彼得的身体发出微乎其微地颤抖,然后韦德打了一个酒嗝。

 

“我的天,你到底喝了多少酒!”伴随着打嗝声,韦德嘴里散发出了浓浓的酒臭味,彼得有些难受地捂住鼻子,韦德却把他的手掰开,并且强硬地掰过彼得的脸与他直视。

 

“看着我,不要逃,我……”男人可能是因为醉得过头,话语断断续续,带着撕裂的吼叫,彼得不知为何还感受出了一股浓浓的弃妇气息。

 

“不,你,等等,不是……”彼得插不进话,男人依旧喋喋不休,彼得看得到站在韦德身后的甲虫要逃跑了,但是彼得无法顾及,现在解决韦德才是一个大问题。

 

然而甲虫走得并不干脆,他展开了自己的备用翅膀,飞到高处后却转过身,向韦德的后背射出了两发带电的子弹。可是这个时候彼得的双手被韦德钳得牢牢的,没办法将韦德推开,彼得与韦德也无法交流,因为韦德根本听不进去他说的话。

 

身子总是比大脑先动,彼得将这点做到了淋漓尽致。

 

彼得将自己与韦德换了个位置,在韦德还没来得及闭上他的嘴时,瘫倒进了男人的怀里。甲虫已经飞走,韦德的怒气无法得到发泄,他只知道自己又搞砸了一切,就像男孩那天痛哭时一样,他无法挽救。

 

韦德朝天大吼,摘下了面罩,丢在一边,任由脸上的脓包暴露于空气之中,雨水席卷面容,豆大的雨珠直打在韦德的脸上,不断地从脸庞滑落。他抱紧了倒在怀里的男孩,宛如肥皂剧的女主角般哭泣,掺和着泪水与雨水,将本就醉酒的模糊视线混杂得更加翻天覆地。

 

直到彼得慢慢从电击中缓醒,韦德的哭泣还在继续,韦德的哭泣并不是嚎啕大哭,而是轻声抽涕,似乎还想掩盖着自己的悲伤般,絮絮叨叨地念着不明所以的话语,带着哭腔的沙哑,令人备感心疼。

 

彼得并不是石头心肠,相反他觉得自己有时候太过多愁善感,本叔的死亡根本不是韦德的错,只不过是自己无法逃离那该死的自卑,而伤害了韦德。

 

这个男人真是个笨蛋,怎么这么倔。

 

“我没事的……”彼得不大会安慰人,尤其是安慰韦德这种情况的,只能伸出手轻拍韦德的肩膀,希望能使他镇静下来,却不料黑暗重新遮住了彼得的视线,现在彼得双眼所能看到是一双紧闭着的双眸。

 

突如其来的柔软接触,令彼得愣了好一会儿,直到他反应过来,才意识到自己被强吻了!虽然隔着面罩,但是依旧能感受到韦德吻得很很深情,很细腻,还时不时伸出舌尖轻舔一下隔着面罩的彼得的唇,害怕拒绝又惧怕失去的矛盾,夹杂在吻里,带着雨的苦涩,就如同两人现在这微妙的关系。

 

韦德的吻像是在呵护着自己的挚爱,他的吻里带有作为雇佣兵从不需要拥有的温柔,彼得安抚韦德情绪的手僵在了空中,不知应该搭在何处,又或者是收回。

 

吻还在继续,男人想更深入的欲望,连彼得那迟钝的大脑也感受得出,但男人却克制住了自己,没拉开彼得的面罩,只是将怀中的男孩抱得更紧,生怕他逃跑。

 

彼得讨厌这个男人,讨厌他的作风,也讨厌他是雇佣兵,更讨厌他是韦德.威尔逊。彼得讨厌韦德,为什么他开心的时候有韦德,生气的时候有韦德,危险的时候也有韦德,这一切都是这个男人害的,韦德真是比他还会织网,让自己情不自禁黏在网上。

 

彼得仔细看了看男人,男人皱着的眉头,居然让他觉得可爱,也许自己病的不轻,明明一开始只是为了50美金,倒是把自己赔进去了。彼得闭上了眼,撩起了自己一半的面罩,将原本停在空中的手按住韦德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真是一个令人讨厌的男人。



TBC.


作者吐槽:还是我,为了考试拖了好久的大坑,太久没写感觉中间好像失去了一个世纪,嗯。。。求轻打,待吾考试归来,就一定把欠下的车全部飙完。。。嗯。。。。不会坑的。。。希望我考试回来以后还活着。。。


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56)

© Veils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