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Veils,yoli_v是我夫人


重要的是气势!

【spideypool】Errors(Chapter2)

Underage sex←接受不了立刻走

富人靠装备,穷人靠变异,私设如山,一切为了番外

简单粗暴还是我,女装女装女装女装女装

 

 

上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说因为一个礼物出卖了嘴巴很蠢,那么在心爱的女孩面前穿上女装简直丢脸丢到马来西亚了。

 

闪电爱整彼得这事全校皆知,而且他还总会成功。就像现在彼得站在格温生日派对中心一样,因为一个该死的赌,伴随着同学们的爆笑声,第一次穿上了女装。他得这么穿一个晚上,直到回家才能脱下。

 

    生日派对由哈利友情赞助,包下了整个酒吧,目的只有一个——帮他好兄弟彼得的告白提高成功率。彼得喜欢格温,只告诉了哈利,他们几乎无话不说。

 

现在他坐在吧台上,穿着不知是从哪里挖出来的全套女生校服。

 

他们甚至弄来了白色丝袜,包裹住彼得能轻易击败所有女孩的修长双腿,他的骨骼因未发育完全而显得瘦小青涩,背影几乎是一位身形略高的清秀少女。后背出乎意料地被拍了一掌,彼得扭头吃惊地看着哈利,有些不知所措。

 

“嘿,兄弟,你的梦中女孩就在舞池那儿,不去么?”

 

彼得不敢去看哈利,他搞砸了一切,他让哈利精心准备的舞台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彼得有些懊恼地向酒保随便念了一杯酒的名字。

 

“彼得,你不是真的这么怂吧,不就是一条裙子么?怕什么!我给你顶着,没人敢笑你的。”哈利将手搭在彼得的肩上,试图安抚他别扭的情绪,同时也向酒保要了杯酒,“和他一样。”

 

“哈利,你不会懂的,我这辈子估计都没法告白成功了,你看我现在简直是个笑柄,哦,上帝,我当时为什么要和闪电打赌,我破坏了一切,我……”

 

    肚子里满是悔恨,彼得接过递来的液体就昂头吞下,酒精的味道迅速掠过他的舌尖,转瞬喉咙里翻滚的辛辣呛得他咳嗽不止。憋红了脸硬是吞下,他很快又要了自己今晚的第二杯,以同样的速度一口咽下。

 

    “彼得,有点自信。”

 

这点安慰毫无作用。

 

现在他的对面,是互相推挤在一起吼叫着的高中生们,混合着成人世界的香水,酒精,胡乱堆砌在脸上的化妆品和拙劣的性暗示。而舞池中央,有他心仪的女孩,在跳着辣舞,将氛围推到最高潮。

 

他无法以现在的样子出现在她面前,再次意识到这点,镜框前的世界开始变得模糊,彼得在那些液体即将不争气地冒出眼眶之前,迅速地喝下了第三杯酒。

 

眼前跳跃着的LED七彩光点从清晰趋向模糊,直到被人影和声音所覆盖,他的女孩站在他面前,犹如幻觉。他开始自嘲,对着有如三重叠影般的格温傻笑,说出心声告了白,然后吐了女孩一身。

 

这突然的转折让正等着开香槟庆祝的哈利简直白了脸。他看着彼得面前的一大片空酒杯不住地挑眉。

 

“哦!我的老天!格温,彼得他估计是醉过头了,我马上派人给你送套衣服,你千万别生气!”

 

哈利赶紧把彼得从吧台搀扶了起来,醉眼迷茫的彼得还在说着昏话。

 

没了暖气,单薄的一层丝袜毫无作用,夜风直袭了彼得的大腿,冷得刚刚吐过的彼得直接醒了一半的酒,翻滚的气流卷起裙边,他笨拙的拉扯住那块对于自己来说短的惊人的布料一角。看着扶着自己在拦出租车的哈利分外不解。

 

 “哈利?”

 

    “醒了?”

 

    “刚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我觉得……”哈利没有继续说下去,抿了抿嘴唇,看了彼得一眼,叹了口气,“你不知道最好。”

 

    即使现在他的脑子也在寒冷中蒸腾着酒气,刚才则是完全喝断片了,他还梦到了格温,他和格温告白了,记忆到此为止。

 

    这时本来倚在哈利肩上的彼得被一只手抓过,蜘蛛感应开始狂飙,让彼得烦躁得想折断那只突如其来的手,却在指尖碰触到那些坑坑洼洼的疤痕时,脑中涌出一些断断续续的记忆。

 

“Baby~”耳朵被男人吹了口气,一瞬间红了个透顶,低沉的嗓音传入彼得耳中,很小声刚好能只让彼得一人听清。

 

被风撩起的裙子被大手按下,彼得被男人揽入怀中肆意揉了几下臀部。彼得有些脸红,在男人怀里打着颤,他想起这个男人是谁了,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那位公园里的“钱包”。

 

“你是谁?把彼得还给我!”哈利向男人怒吼道。

 

彼得在男人胸膛前深吸了几口气,使自己冷静下来,有些艰难地挣脱开男人的怀抱,微颤着声音说男人是来接他的叔叔。

 

这简直是个不能更拙劣的谎言,彼得心里直接炸开了锅,暗骂纽约怎么这么小。如果暴露了自己偷偷去出卖嘴巴的事情,就别想过好日子了,哈利绝对会告诉本叔的,他一贯如此,不得已彼得只好瞎扯了点东西,再不走哈利绝对会猜到什么。

 

被哈利狐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几遍,彼得硬着头皮对视,总算得到了对方的妥协。

 

“先生,你最好保证彼得安全到家。”

    韦德并没有打算理身后那个叫嚣着的小孩,他今天只是打算去酒吧喝酒,结果意外遇到了点惊喜,他就知道他还能再遇男孩。

    其实早在过十字路口前韦德就看到了这两个小孩,本来以为是一男一女的小情侣,心里还吐槽了一句现在的孩子比他还会玩,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个“女孩”的背影是那么的熟悉,等看到正脸,韦德整颗心都开始剧烈的躁动,真的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儿。

    那只公园里的精灵穿着女高中生的制服,如果不是他说过自己成年,照着这个模样韦德估计就真的以为他是未成年了,不过仔细想想男孩也没明确说过自己是不是真的成年。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韦德的老二硬了。

    男孩眯着眼,长长的睫毛挣扎着想伸展开来,却又一次闭上。男孩身上的酒味很浓,韦德还没靠近就能闻到,韦德有些厌恶地看了一眼男孩靠着的人,嫉妒心瞬间爆棚,让韦德一气之下失去理智将男孩强拉到自己怀里。

    钱,他有得是。

女装车

 

TBC.

 

作者内心吐槽: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人讨厌未成年,还体验了一会被挂墙头的快感。但是小虫除了总裁,暗影真没几个成年的(只指pp),托比成年工作,加菲刚大学,荷兰十七岁,而且小虫以前就打过黑拳赚钱啊,摊手。

其实只是想写番外才写的这么一大堆玩意,然后一次给  @yoli_v 点了个爽,感谢夫人大晚上给我改文,挑错,一直改到夫人满意才发(除去我去看撕逼的时间好像没怎么写文),总结一句就是一切为了夫人!还有她才是我夫人!我并没有败坏写手的尊严啊!

评论(40)
热度(147)

© Veils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