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Veils,yoli_v是我夫人


重要的是气势!

【spideypool】Three years old

三岁总算是码完了,不知道算不算对得起 @NARUKAMI 太太画的图,图→走这里,拖延症晚期,还想跑去看了博士,我想写蓬奇车,感觉会是很骚包的车,尴尬,我还是不瞎说什么车了。


这是一个纯良的傻白甜故事,OOC我的锅


————————————————————————————


诅咒总是需要王子的真爱之吻才能解除,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一样。

 

在纽约街头的某处,Spider man努力牵制着Loki的破坏,等待着复仇者们的救援。这个恶作剧王子嘲笑着这只孤身对抗的Spidey,对着Peter就是一阵魔法光球,蜘蛛感应总是没法每个都逃脱开来,Peter被击中了。

 

Peter没有受伤而是变小了连同Wade一起,本来应该只有Peter一个人变小,结果一路尾随Spider man的Wade突然跳了出来,结果导致两人一起变小了。

 

 身体被缩小,制服就显得巨大了起来,两个人从制服中爬出,入眼Wade眼里的Spider man是一个有着一头柔顺棕发的小天使。

 

Wade从来不觉得这个世界有天使,然而他眼前的Spidey就像是从壁画上飞出的小天使一样,仿佛全身自带灯光与滤镜美得Wade居然害羞得低下了头,同时瞄了一眼Spidey的小屁股,不愧是纽约第一臀,变小了也好翘。

 

Peter看着自己的短手短脚有些欲哭无泪,又看着对面低着头的Wade有些愧疚,Peter以为Wade在难过,心地善良的Peter还牵起Wade的小手告诉他别担心,这一举动让Wade的手和心里更加痒了起来。

 

“Sorry,Wady,把你也一起变小了。”

 

Peter奶声奶气的声音传入了Wade的耳朵,可能因为变小了还带有点口齿不清话语,萌得Wade居然有点想流鼻血,对面这个超幼儿的男孩Wade发现自己居然起了反应,Wade真没有恋童癖,不过现在这个应该不算真的儿童吧,不然Wade就得抱着自己的老二哭泣了。

 

赶到现场的Iron man打算把Peter带走,但是Tony并不想带走那个变小了的雇佣兵,Peter只好死死牵着Wade的手不放,甚至向Tony发射眼汪汪激光,没办法的Tony只好把两只小宝宝一起带回了家。

 

Tony可以是一个慈善家,科学家,优秀的创新者,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好奶爸,于是两个小宝宝几经周折被转入了幼托所。

 

Wade变小了,但是他身上的坑洞并没有消失,好在这是个秋天的季节,长袖可以把身上的坑洞遮盖好,但是脸和手就没办法了。

 

Wade还是很理所当然的被小朋友们排斥了,没人会愿意和一个脸上全是脓包的人玩耍,幼托管理员给Wade带上了口罩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然而还是没有人愿意和Wade玩,因为Wade的样貌和性格都实在是太糟糕了,一来就弄哭了不少小孩,而且Wade还经常自言自语有股鬼上身的感觉着实令人慎的慌。

 

反观一同被送来的Peter是个乖宝宝,他很快的与孩子们打成一团,他没有失去蜘蛛的力量,不在像自己儿时那样瘦弱,不会被欺负还帮助被欺负的孩子,对所有人都很温柔和礼让一下子赢得一片小孩子的好感,他身手灵巧,还帮孩子们捡回了不少挂在高处的小玩具,爱笑的脸蛋也为他加分不少,没有孩子能抵抗住Peter的亲和力,他就像是一只小天使。

 

Wade本来是要跑路的,但是不想和偶像分开的强大信念占领了他的大脑,回过神来已经和Peter一起进入了幼托所。

 

Wade顶着那快四十岁的年龄,身子却回到了三岁,身高,体格连小丁丁都变回了小虾米,不过还好有那些丑陋的坑洞提醒着自己那些过往,他还是个快四十岁的大叔。

 

老天要变小为何不彻底一点。

 

Wade不喜欢孩子,因为孩子非常麻烦,一碰就哭,还什么都写在脸上,天真可爱?那只是无知而已。

 

雇佣兵这个职业令Wade从没拥有过安全感,他从孩童时期开始就习惯独自一人了。

 

Wade不屑于混在孩子堆里,百般无聊的他意外的爱上了堆沙,这个爱好令Wade有些想嘲笑自己,身体变小了连心智都一块回去了,自嘲归自嘲Wade还是每天窝在沙坑里。

 

秋天的太阳不似夏天的火辣,懒懒散散的阳光令Wade觉得就像浑浑噩噩的自己似的,秋天还带着微风吹过Wade的小脸,没有冬天的刺痛,只是轻轻的吹拂而过,然而现在也就只有阳光与微风常伴Wade左右。

 

这个看似有些孤僻的男孩窝在沙坑中堆着自己脑内的奇思妙想,他的身旁空无一人,因为现在是孩子们的下午茶时间。孩子们在屋子里吃着曲奇饼干喝着牛奶,整个屋子内的欢声笑语都能准确传达到这个堆沙子的男孩耳里,他无动于衷,他一点也不羡慕,他在堆叠着自己的城堡。

 

Peter处于孩子堆里,却心不在焉,因为他在看着那堆沙子的男孩,Wade因为自己变小,而他现在却被孤立,于是Peter带上了几个曲奇饼,悄悄离开了这群闹腾的孩子。

 

Wade对杀人也许能拿职业技术证书,但对于堆沙真是烂的一塌糊涂,他只是用小桶堆起一个又一个的圆柱体,城堡内的结构一个也抠不出。Peter站在他的身后,看着Wade脏兮兮的小手莫名想笑,这个雇佣兵意外的很有童趣,Peter弯下腰拿出一块小曲奇饼放在Wade的嘴边。

 

“啊~”

 

地面上的影子早就告诉了Wade身后有人,但这阴影不仅只是遮住了他的阳光,同时还带来了小曲奇的香甜气息。

 

映入Wade眼里的是自己的偶像,脑内充血的Wade一时间不清楚这美味的气味到底是饼干还是男孩的香气,居然让一直提防着任何人的自己下意识的张口。

 

曲奇饼干在没有牛奶的润喉下呛到了Wade一喉咙,那夸张的拍胸场面惹得Peter哈哈大笑,Wade却没有生气,一股被天使眷顾了的感觉席卷了他的全身,让他知道这个无聊的世界还是存有点可怜的幸福感。

 

Peter不仅喂给了Wade一块饼干还擦掉了他嘴角的饼干屑,Wade想喊出他的名字,嘴在微微张开的一瞬间僵在了空中,Wade不知道他的偶像真名。

 

“Peter.Parker。”

 

看出Wade难堪的Peter率先开口,同时露出他标志性的微笑,Wade想叫出他的名字居然发现有点叫不出,这是他偶像的真名也,他可以念上这个名字三天三夜,在激动个把月,舔个几年,然而他面对着本人却叫不出口,话到嘴边又改了口。

 

“P……Baby boy~”

 

“是Peter。”

 

“Honey~”

 

两个人为了个称呼一个喊得面红耳赤,一个笑容满面,最后Peter败下阵来,他怕下一句Wade就该喊他老婆了。

 

一只小手伸到了Wade的面前,白白嫩嫩还肉嘟嘟的标准小孩手,Wade讨厌小孩,不过眼前的这个人除外,Peter并没有嫌弃Wade的手满手是泥,将Wade牵了起来,伴随着手心温柔的触感与自己的心跳两人离开了沙堆,再回过神来时Wade发现自己已经被带到了房子里,并被小孩们围在中间。

 

一只小手推了推Wade使他回神,Wade看着身边的Peter又看了看这把他包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小孩们有些犯难。

 

他并不在意被孤立什么的,相反他挺开心的,然而看着Peter小鹿斑比样的大眼睛直盯着他,还流露出一股你可以的加油我在你身边感觉。

 

Wade从不会令偶像失望,但是他也真不知道怎么讨好小孩子,他咬咬牙,闭上双眼,一把脱下裤子,扶着他的小Wade直接对着孩子们大喊。

 

“哥打赌,这里没人比哥的大。”

 

孩子内部发出来巨大的轰鸣,男孩们纷纷接受了这个胡闹的挑战,脱下裤子要比上一比,女孩们则是笑呵呵的红着脸转过身去,原本带Wade进来的Peter小天使脸更是红成了柿子,默默的混到女孩堆里去,带着她们继续过完这个下午茶时光。

 

Wade脑内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运动细胞也很好,一下子收获了孩子们的认可,他加入到了人群中来,他可以和自己喜欢的小天使一起游戏,一起午睡,一起吃着下午茶,这一些全部不在是幻想。而Peter则是很欣慰自己做了件好事,起码Wade不再是独自一人。

 

从不被现实拘束的行事风格,使Wade一举成为了孩子王,久而久之,Peter几乎是听不到孩子们说Wade很讨厌之类的话语了。

 

然而对于Wade的议论还是又一次入了Peter耳中。

 

小孩子需要午睡,孩子们每天除了玩耍,大部分时间就是在睡眠,幼托管理员也会在孩子们睡着以后也给自己放松一会。

 

中午的阳光永远是最烈的,吃过午饭饱腹的孩子们被这热气包围,在阴凉的房子内感受着着暖洋洋的氛围,使人昏昏欲睡。由于变回了孩童时期,Peter身体习惯也一起回到了过去,很快他也撑不住眼皮与孩子们一同睡去。

 

孩子们都躺在他们的小床上熟睡,却有一个孩子睁大双眼盯着天花板,不知在打什么主意,他就是新晋孩子王——Wade.Wilson。

 

Wade看着自己的小手似乎有些难过,他蹬开了被单,没有孩子醒来,困倦已经将孩子们很快带入了梦境。

 

Wade看着离自己不远处的床位,那个床上的小男孩蜷缩着身体将自己全身包裹在被单里,只露出了他那看起来很松软的棕发,Wade一直很想摸不过每次一伸手就会被Peter快速打掉,然而现在机会到了。

 

Wade爬下床连小鞋子也没穿直奔Peter而去。他蹑手蹑脚地拉下Peter盖住脸的被单,那张熟悉的天使脸庞被被子里的热度闷的有些发红,失去了被单,清凉的空气环绕上Peter,令Peter的嘴角慢慢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Wade坐在Peter的床头,他揉到了一直想摸的棕发,这触感果然和他想得一模一样,柔顺得连打结都不可能有。Wade用他最柔和的力度顺着男孩的发丝,男孩感觉到了舒服的感觉,嘴里还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可爱的姿态萌得Wade差点没吼出声,他真的很想大声的和全世界说这个小天使他承包了。

 

心脏的跳动在加剧,Wade简直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怀春的女孩,他不理解这萌动是为了什么,他现在有点兴奋的幸福感,连带最近那些诡异行为,简直不像自己了,他并不是小孩,同时他讨厌小孩。

 

懒洋洋的温热迷惑着Wade的心智,压制了他的理智,他俯下身,偷偷在Peter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吻很轻,没有吵醒睡着的男孩,却令Wade回味无穷。

 

这件事本该没人知道的。

 

“Petey你能不能亲亲我的额头?”

 

这是今天第几个来求吻的小女孩了?Peter已经记不清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整个幼托所爆发了一股亲吻热。

 

不过Peter还是给了女孩一个亲吻,只要不是太过头的要求,他一般不会拒绝人,同时孩子们的举动也惹起了某人的愤怒因子。

 

“Petey,你能给我一个吻吗?”

 

下一个来得真快,Peter差点没翻白眼,他完全不知道这些莫名其妙的亲吻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他累坏了倒是真的,明天的头条完全可以写《某幼托所男孩因被索吻过度累趴》。

 

在Peter要亲亲这个女孩的额头时,女孩制止了他,要求吻在唇上,这回Peter不干了。

 

“吻唇只能和爱人这么做。”

 

“爱人?”

 

这个年纪的孩子并不懂爱,他们处于被爱的阶段,也不明白如何爱。

 

“亲嘴虽然不行,不过如果你告诉我为啥要亲亲,我可以多亲你两边的脸颊。”

 

Peter果然还是好奇,他不想做唯一不知道的那个人。女孩有些疑惑,因为这是全班都知道的事情,她大声的喊着全班,让大伙们一起告诉能再圈里的Peter缘由。

 

“因为我们看到了Wade亲你。”

 

Peter蒙了,这是什么理由,还有Wade什么时候吻过自己了。同时一起蒙圈的还有本来站在一边抠着手指甲,忍着不发怒的Wade,Wade完全没有想到原因居然是自己,Wade感受得到Peter的目光,这简直是糟糕透了。

 

Wade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跑,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他想逃,离开这个地方,这个令他难堪的地方,他想念着他的面罩,他想将自己重新隐逸回黑暗之中,果然他还是厌恶这种敞亮的地方。不知道身子变小了,他死不死得了,Wade现在只想用那卑微的死亡给自己带来一点寄慰。

 

Deadpool是一个洒脱的人,而Wade不是。

 

Peter找不到Wade,Wade躲得太深了,无论Peter在小树林里怎么找,怎么大喊,回应他的只有自己的回音,还有鸟儿被惊吓到的鸣叫,就像这里从不曾有人来过一般,只有满地掉落的枯黄树叶。

 

Peter从不会放弃,最近他找到了Wade,嗯,也可以说是找到了他们。

 

Wade正在狂揍着那个告诉全班自己偷亲Peter的小孩,Wade身上沾满了血,他的衣服心口处有一个巨大的破洞,血从那里蔓延出来,遍布全身,而且看得出血迹已经干掉了很久,衣物已经完全黏在Wade身上,Wade每一下的挥拳都扯动着衣物,直接将本来愈合的伤口再次撕扯开来。

 

Peter制止了Wade的行为,并嘱咐Wade等他回来。Peter送了那个被打的男孩回到房子里去,并且向那个男孩不停道歉,希望男孩不要与父母告状。

 

幼托所小树林内的一棵大树底下靠着一个男孩,男孩用自己折下的树枝,不断地扎向自己的心脏正中央,由于用力过大,有些树枝还断裂在了胸腔上,他不为所动,他希望这些树枝可以填满他的心脏,他不需要感情,感情只会令他受伤。

 

鲜血喷射而出,在地面上展开了美丽的分支线就像是一棵血树,这些血向四周滑动着似乎想占领这块地域,却被一双蓝色的小鞋子挡住了去路。

 

血粘在了那双干净的小鞋子上面,Wade停下了自己自残的行为,他很羞愧,他染脏了自己的天使。

 

“Sorry,Baby,Sorry......你的鞋子......”

 

Peter看着Wade叹了一口气,Wade再一次低下了头,他不敢去看男孩的双眼,那里面一定充满了失望,是的,他永远只会让人一次又一次失去信心,他失去了仅剩的微笑阳光,他早该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的,他一直都知道。

 

接近于夜间的风带着股冷涩,却一点也比不过Wade心脏的冰寒,周身被风吹落的树叶,它们的寿命已经到头,Wade希望此刻的自己可以如同这些落叶一般凋零。Wade的这种想法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他的寒冷被一股温热包裹住了。

 

Wade被拥抱着,Peter没有嫌弃Wade身上还在不断流下着的血液,也没有在意断裂在Wade胸口的树枝有多磕人,他只是想安慰Wade,因为Wade看上去像只受惊的小动物,在难过,他只想让Wade立刻停止这令人悲伤的行为,仅仅是这样而已。

 

“B......Baby?”

 

Wade能感受到他光滑的脑袋被抚摸着,Peter又抱紧了Wade几分,并且在Wade的耳边叮咛着一些积极向上的话语,其实Wade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他又一次被救赎,被这样对待,这次是真的无法逃离自己的心了。

 

“我在这里,Wade,我在这里,别难过,我在这里,我不会在意我的衣服,更不会在意我的鞋子,我在这里,这样你会好受一点吗?”

 

更加爆炸性的温柔,粗鲁占领了Wade的神经中枢,Wade企图告诉自己这不是爱,但是他办不到,Wade反抱住了Peter,狠狠的抱了回去,简直想把Peter揉进自己怀里去,用力得胸口残留下的树枝扎进了心脏更深处,不过这一次不是为了遗忘,是为了肯定。

 

“Honey,可以吻吻哥的嘴唇吗?”

 

“Hum???????”

 

“不愿意也没关系,反正哥也......”

 

Wade的话没有说完,他的唇被Peter堵住了,就如他想的那样,很软,很甜,还带有点曲奇饼的味道,连舌头都不会进入,笨拙的张嘴接应着他的一切。

 

树林里带着飘零的树叶与“嘭”的一声微响,迎来了这天的晚上。

 

然而秋天还在继续。


评论(3)
热度(63)

© Veils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