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Veils,yoli_v是我夫人


重要的是气势!

【Alex/Sean】Happy Birthday,Sean

关爱冷坑更关心你。

ooc属于我

后面全是我闭着眼睛瞎写完的,求别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人的脑子到底能有多少奇迹?



Xavier学院的早晨闹铃是孩子们可爱的笑声,Alex今天依旧被这个“闹铃”吵醒。


Alex是一名优秀的X战警又或者说是一名优秀的导师,然而这并不排斥他不会像小孩子一样赖床,他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用枕头盖住了头部,尤其是压紧了双耳,打算进行第二趟愉快的睡眠时光。


“Alex。”


一股带着不容置疑的声调深入Alex的脑内,那如水般温柔的嗓音不用想也知道是谁,那是Sean,Alex的伴侣。


“再给我十秒。”


“Alex。”


“五秒。”


“Alex。”


“你赢了宝贝,我起来了,知道么你的嗓音并不适合叫床,只会让我更想赖在床上。”


在爱人一声高过一声的语调下,Alex只好从床上慢腾腾地爬起,将自己的起床气发泄在那带着调情的笑话里,也不知道Sean有没有听懂,毕竟他只是站在一边看着自己,Alex只希望他最好是不要听懂,不然他将会失去双耳一整天。


Sean没有再说话,明明房间里的窗户大开,窗外的光亮全都照射了进来,但是Sean却选择静静的站在房内的阴暗处,Alex甚至看不清他的脸,Sean默默的看着Alex对着镜子秀着他那结实的肌肉,经历了那么多事却还是爱做小孩子的举动。


Alex习惯裸睡,他故意将被单完全掀起,将拖鞋踢到一边去,慢悠悠的走下床,光着脚踩上毛绒绒的地毯。他知道他的爱人喜欢看见他的全部,以及自己故意做出的孩子气模样。然而当Alex在打开了自己满当当的衣柜后,他将自己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揉得更像鸟巢了,新一天的纠结,Alex第一时间转头看向了Sean,一直以来都是Sean挑好了给他的,不过看他今天这一言不发的模样,估计是没辙。


Alex选来挑去,最后选择了X战警的制服,因为Sean今天穿的是制服,这样子看上去会像是再穿情侣装。


穿上制服的Alex收住了自己那一身顽劣因子,将原本嬉皮笑脸的脸庞也紧绷了起来,这套制服是荣耀,Alex热衷于维持着这份骄傲,穿戴上最后的腰带将Alex本就精练的身材显得更加干练,肌肉线条一下子被拉长,腹肌更是被完美的衬出,令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他非常的可靠。


Alex换好制服又看了一眼爱人,Sean依旧没有动静,Alex以为他在生自己的气,所以不想理自己,不过Alex还是好好的与爱人道了声“很快回来”。




时间过得很快,今天Alex也很认真的完成了授课。疲惫是难免的,毕竟站了一天,其实Alex完全是可以坐着授课,但是他觉得站着授课会比较方便,这样学生有不懂的地方他可以第一时间来到他们的身边完成解答,于是就这么站了一上午。


学生们出去自由活动了,Alex总算是可以坐下偷懒,看着四周没人还将脚翘上了桌子,哼起歌来,惬意得不行,结果被突然出现的一声咳嗽吓得从椅子上摔下。


“在学院里不管多累都要保持最端正的姿态,不要教坏我的学生们。”


那个咳嗽的人是Hank,那一身的蓝毛简直不要太好认,Alex从地上爬起,坐回了椅子上,看着Hank那明显耍了他很开心的神态,固装严肃的模样笑得不行。


“别逗了,哥们,我才是学院的模范标杆好么,就算你教坏了学生,我也能教回来,你到底追到Raven没有,这么多年了……”


“行行行,说不过你。”Hank连连摆手打断Alex的话,“我今天总算是约到Raven一起吃饭了,不过她没定日期,你要给我支招么?大情圣。”


“哦,老天,别让Sean听到,我可不花心!”


Hank皱起了眉头,他的表情不再是刚刚那副与友人嬉笑的模样,气氛一下子变得凝固起来,搞得Alex以为自己说了什么惹到了他的话,一时间有点手忙脚乱。


“Sean的生日快到了是么?”


一句冷不丁的话语从Hank嘴里吐出,Alex没有想到Hank会问这个,不过Hank确实没有说错,Sean的生日快到了,应该说就在这几天,而他还一点礼物也没买。


“你累了,这几天最好去医务室歇着。”


Hank更令人匪夷所思的话出口,但是他那带着关心的焦急还是令Alex很欣慰,交了Hank这个朋友是他做过的最好决定,当然Sean可不用排队,Sean在Alex心里永远是最重要的,无可逾越。


Alex笑出了声,他大力的拍着Hank的肩膀,“别担心Hank,我好得不得了,如果你是想说来不及挑礼物给Sean很抱歉的话,我认真Sean是不会在意的,真的。”说完Alex就转身离去,留下Hank一人在原地叹气。


回到家的Alex被家中的安静慎得慌,太过寂静的周围只听得见窗帘因为风的吹过,拍打着窗户框的声音,Sean似乎没有待在家里,Sean不应该不在家里,这个思想令Alex有些暴躁的满屋子找人,他找遍了家里的每一处,最后在早上Sean站过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穿着海妖制服的人体模特。


Alex皱起眉头,捏紧了因为暴怒而布满了明显青筋的拳头,将指甲都要掐进了肉里,挥起拳头想打穿那个人体模特,却在最后一刻停在了离制服还差几毫米的地方。


“Alex。”


海妖带着他那若近若离的缥缈语气,迷惑着Alex的大脑,缠绕上了Alex的肩膀,抑制住了Alex因为怒火而挥出的拳头,而Sean的双手环上了Alex的腰部,柔软得无法感受到存在的气息,一遍又一遍的叮咛着“Alex”的名字,直到Alex将暴怒转变为无尽的泪水,将头靠在Sean的脖颈处嚎啕大哭,让Sean柔软的发丝能够抚摸到他的脸庞,让Sean的温柔能够流遍他的全身。Alex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哭泣,他只知道他的心缺了一口。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可能是夜晚的风刮得窗户来回撞击的声音,也有可能是夜晚的老鼠出来觅食的声音,Alex回过了神,停止了自己的哭泣,他伸出手缓缓抚摸上爱人的脸庞,为爱人擦去因为心疼自己所流出的泪珠,Sean在自己身边,Alex的大脑这么叫嚣着。


“抱歉,让你也一起难过。”


Alex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住了自己那双通红的双眼,他并不想让爱人看见自己如此脆弱的一面,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Sean只是摇了摇头,用他那特有的温柔嗓音喊了一句“Alex”。


“要不你带我飞一圈学院吧,就像我们以前一样,行吗?”


Sean从来不会拒绝Alex的请求,以前不会现在也不会。


升入高空中Alex有些许兴奋,未知总是能带给人们满腔幻想与无限的可能,他们带着年少的轻狂与热情,逆风而行,仿佛洗涤了这么多年来所产生的疲惫,而他正与爱人手牵着手,漫步与云海之中。


夜晚的星空带着它许多闪烁着的小眼睛,向着这对似乎想征服天空的情侣眨着双眼,夜晚的风带着它的狂放,深深的扎进了Alex的皮肤,疼痛让他感受着现实与虚幻带来的双重刺激,他张开了嘴巴,他想高喊一声,然而想出口而出的喊叫全成了细碎的“呼呼”声,最后连那微小的语气词也融于夜空之中。接下来的两个人似乎飞到了能够看清月亮上坑洞的地方,他们在月亮的见证下与云海之上拥吻,结束了这个带满回忆的飞行旅程。




“嘿,你们听说了吗?Alex导师昨晚在学院的最高处哭了一晚上。”


“听说了听说了,听说哭得很大声。”


“Alex导师难道是失恋了?”


“你们别瞎说,我听说Alex导师还是单身呢,不过他以前好像有过一个爱人,不过……”


“不过什么啊,你别大喘气!”


“都给我消停点,八卦也不要当本人的面谈。”


Hank将文档拍在了一个学生的头上,停止了学生们无聊的八卦。学生们顺着Hank所看的方向望去,Alex果然正向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不过他的双眼虽然布满了血丝,黑眼圈也重得吓人,但是却意外的透露给人一股神清气爽的感觉,Hank拦住了正打着哈欠要进教室的Alex,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你还好么?”


“什么?哦,Hank啊,没事,就是我房间昨晚出现了老鼠,抓了一晚上,你知道的,出现一只就说明有一窝。”


一听就是假话,但是Hank没有戳穿Alex的谎言,转而问“你还在想Sean?”


“恩?我和Sean很好啊。。。。。。好吧,好吧,你抓到我了,我承认,昨晚和Sean玩得有点过头了,但是我保证这不影响我的教学质量,也不是Sean的错,是我缠着他的。”


“No!Alex!醒醒!你该去学院的墓地去看看,第三排第三个!”


“你大早上的发什么疯?”


被Hank按住肩膀狂摇的Alex忍无可忍的推开了他,尽量不使自己流露出疼痛的表情,以免打击到Hank,没办法Hank的力气太大了,刚刚捏肩膀的地方绝对要红一早上。


Raven走过来看着这场景倒是一下子笑出了声,她今天没有课,清闲得狠,在学院到处闲逛,以此打发时间。


“Alex你又嘲笑Hank的大脚?”


“别开我玩笑了,Raven。”


Hank的外表虽然野性无比,还全身是蓝毛,战斗的时候更是爆发着那满屏的野兽派作风,但是不得不说面对心上人的时候总让人觉得他害羞的像只小兔子。Alex很识趣的给他们留了个双人时间,他可没兴趣做电灯泡,他谢绝了Hank的挽留,揉揉双眼踏入了教室,如果不是Sean不愿意教学,他们也天天秀瞎学院大众,绝对去哪哪瞎。


“Raven!Alex不能走!他又发病了!”


“What?!你怎么不早说!联系教授了吗?快点让他回来再给Alex洗一次脑,Alex这个状况真的是第一次见,怎么会有人能摆脱得了教授的深度洗脑。”


“联系不上,教授每周一都会提前做好准备去Erik家里下棋,到周三的期间都不见人。”


“那我们去找Erik要人!总不能放Alex不管!”


“可是……”


“婆婆妈妈的,你还是男人么。”


Hank揪着自己身上的毛发,虽然现在最紧急的是Alex的病情,但是他还是很想问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机会。不过不管回答如何,他还是会这么傻傻的等下去,吃着Raven经常带来的各种不知名男人飞醋,但是他还是想给自己一个念头,起码自己可以好过一点。Hank并不像外表那样像匹独狼,Hank觉得自己更像是只等待的哈士奇,等着心上人牵起他早已拴好的项圈。


“我这就去Erik家找教授。”


“快去啊!等什么!Alex的病拖不得!”


Hank最后还是选择丢下了自己掐出来的毛发,确实Raven说得对,Alex是他们的朋友,是家人,现在并不是他为了一个盲目的可能乱想的时候,Alex才是重点。Hank打算去车库,这一次他却被Raven喊住了,Hank在他转身后,他也庆幸自己转身了,因为他第一次看了见女汉子般的Raven居然露出羞涩的模样,她拽着上衣边间,甚至因为害羞将身上的皮囊翻了一副又一副的模样。


“你还欠我一顿晚饭,要快点回来,知道了么!”


一说完,Raven转身就跑,Hank倒是愣在了原地,他的心里仿佛升起了一个红旗在飘荡,然而Hank还是抓得住主次的,现在并不是他激动的时候,Alex才是最紧要的。


Sean的生日到了,Hank却还没赶到Erik的邸府。





今天的Alex让Scott帮他代课一天,而他本人却上大街去闲逛,他想临时抱抱佛腿,起码得挑个可以见人的礼物给Sean。


商店街上琳琅满目的橱窗里放满了在灯光下闪着光的商品,大到花式百出的钻戒,小到各种动物形态的毛绒玩具,全部都闪着令人觉得眼前一亮的光,让人不知从何下手。站在大街上的Alex一时间觉得自己来买礼物也许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忘记了记忆里的Sean喜欢什么。


不死心的Alex只好不停地闲逛,然而这仿佛无止境的行走却只是加重了他心中的暴躁。Alex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焦躁,动不动就想发脾气,甚至在上课的时候想暴打自己的学生,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Alex没有Hank那样吸引人眼球的毛发,脱下制服的他更像是个邻家哥哥,也可能是受Sean的温柔影响,他整个人更偏向于暖男系,加上脸蛋出众,在阳光的倾洒下简直像极了自带柔光滤镜的圣天使,更显示出他的出众。不少女士上前搭讪全部都被Alex委婉的拒绝,女士们才发现虽然这个英俊男人浑身散发着一股阳光般的气息,然而只有在走近后才会发现他的冰冷早已布满全身,将他包裹得如同岩石。


其实Alex觉得自己已经在接近暴走的边缘了,如果在多来几个缠人的女人,估计明天的头条就是变种人因不喜被搭讪当街发冲击波,当然Alex憋住了,因为他还记得自己来此的目的。


Alex在商城内漫无目的的闲逛,他没有目标,因为他忘记了自己的爱人到底喜欢什么,他本认为自己绝对是记得非常牢固的,然而事实摆在眼前,很打击人。


行走是一件需要耐心的事情,Alex觉得自己还算是挺有毅力的,最终他在廉价的啤酒前停留。Alex回想起了刚入学院时的场景,他们经常带着一群小伙伴半夜偷跑,出去喝酒抽烟,干些教授不让干的事情,当然每一次的结局都是被Erik抓回来,被教授狠狠的骂了一通,不少的小伙伴不再敢半夜偷跑,偷跑的人数越来越少,最后只留下他们两个可以说是脸皮厚比城墙的人。因为是学生没有什么金钱收入,就攒着钱,甚至去偷小店铺的酒,这种酒很廉价,一般都放在外面,简直是摆明了让人去偷,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虽然结局依旧凄惨,不过两个人的革命友谊也就此建立。


抚摸着这熟悉的酒罐,Alex决定好了礼物,不过这一次不会像以前那样只买一瓶在那边一人一口,甚至为了多喝大口一点争得面红耳赤。


从市区到学院要转不少趟的车,到了学院已经又到了晚间,Alex匆匆忙忙地跳下车,提着一大袋的酒罐打算往家跑,不过在他跑到家门底下的时候,那一声温柔的呼喊又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那柔软的嗓音吸引着Alex转过身来。Sean就站在门前的树下,他美如黑暗中的精灵,对着Alex微笑,明明身上穿着鲜艳的黄色制服,却依旧快被包裹在黑夜之中,似乎随时都可能消散。


Alex的双眼有些刺痛,他发疯似地冲了上去,伸出手想留住那只精灵,然而留在他手上的只有自己那美丽的幻想与满心的痤疮。


深夜的墓地更显得凄凉,虽然每天都有园丁修剪杂草,没有显得这里荒凉,但是真正来这里的人少之又少。这里是墓地,但是只是带着名字的墓碑树立在这里而已,并没有人的灵魂在这里栖息,这或许也是变种人的悲哀,永远身首异处,有些人甚至会在出危险任务前来这里给自己树一个碑。这个地方可是说是个死亡记录处,又或者是即将死亡的记录处,这里的墓碑主人有些连一根指头都没能带回来。


这里仅仅是一片虚无的空地,存在的只是生者的撕心裂肺。


Alex一直都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认,他的大脑无时无刻不在回想着爱人的声音,哪怕他忘得只剩下一个单词。


墓地第三排第三个。


一个可悲的地方,一个可笑的墓碑,然而墓碑上的名字却是那么的催人泪下。那是他爱人的名字,写得非常丑,歪歪扭扭的,而且雕刻的时候断痕很严重,因为这是Alex写的,他希望可以写得丑一点,迷惑自己的双眼,这样就看不出那是Sean的墓碑。


然而迷惑了双眼,却遮不住内心,Alex的心很清楚的告诉自己哪里是虚幻,哪里是现实。


他没有像一开始那样哭泣,他抱着酒罐就坐在Sean的墓碑前,这里的墓碑前都没有花,因为从没有人光顾,Alex没法偷偷顺几朵来装饰Sean的墓碑。Alex从塑料袋中取出一罐啤酒,利索地拉开了易拉罐头,将那罐打开了的啤酒放在那空荡的墓碑前作为那唯一点缀,而本人则是拉开另一罐啤酒,坐在墓碑前絮絮叨叨起来。


“Sean,我每天都很精神,学生们也很乖……”


“Hank估计和Raven能成,我们赌了这么多年,算平局吧……”


“Sean,我的饭量又增大了,可惜我还是不胖,哪像你吃多一点,一下子就胖嘟嘟的了……”


“Sean,我过得很好,我就是有点想你……”


“Sean……”


墓碑边产生出了一个又一个被捏爆的酒罐,Alex所说的话语也再没说完整过。其实这种啤酒度数很低,像Alex这种体质的人喝个一打也就提提神,然而现在他却像个醉汉,醉酒的状态还是最烦人的念叨型,流着泪和着酒水一起下肚,也不知是泪醉了心头,还是酒迷了内心。


Alex企图用酒精麻痹自己,然而这酒就如白开水一般不断下肚,他想用愉快的话语来改善自己的悲痛,最后陷阱温柔回忆的却是他自己。酒还在下肚,话依旧不停,Alex还在告诉自己这块墓碑是假的,这块墓地也是假的,他在做梦,然而酒精却没有令他眼冒金星,他的大脑非常清晰的在提示着他,现实就是如此,他甚至扣起了地上的土,将手指狠狠插入土里来与自己的大脑抗争,他不疼,这是梦,然而手指间所传来的痛觉与血丝又一次将他打入现实。


他最终倒下了,倒在了自己的回忆里,倒在那个虚拟的幻想乡里,他倒在了Sean的墓碑旁边,周围布满了东倒西歪的啤酒空罐,唯一一个没人动过的酒罐则竖立在墓碑前。


Alex睡着了,在睡梦中他展开了今天的第一个微笑。



“Happy bithday,Sean。”

评论(39)
热度(51)

© Veils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