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Veils,yoli_v是我夫人


重要的是气势!

【spideypool】Wade今天越狱了吗?

本来今天是不想更的,结果看完了黑白来看守所我又跑来码字了。

越狱AU真的是萌死了

犯人Wade/警员Peter


——————————————————————————————


急促的警笛声响彻这个屹立在海上的监狱,甚至有点要盖住海浪拍打着这座人工岛所发出的声音,昭示着监狱犯们热衷的每日一逃表演开始。

 

出逃者是入狱三年多的Wade·Wilson,一个有着美好愿望的加拿大人,坚挺着所有人的毅力只要醒着就越狱,同时每次都被抓回来。Wade的头脑可以说是世界顶级,可惜用歪了,这是Peter每次都会对Wade说的话,同时Peter也已经是这个区域的负责人。

 

今天Peter也很尽职的搭好配枪,带正了他的警帽,警服因为长年只有这么两件已经洗得有些变色,但是Peter还是尽量把衣服弄得平整,梳好大背头让自己看起来很精神,同时坐在监控器下监视着那个笨蛋加拿大人今天的越狱秀。

 

Peter很不解这个男人已经越狱了三年多了,怎么就是学不乖,非要每天被抓回来打一顿才开心,受虐狂么?尽管Peter对此很不解,但是还是为配枪装好子弹,带上五条备用麻醉子弹,以防万一还带上了个迷你手枪别在腰上,开始擦拭着自己的军刀,面对这个男人他从来不敢小看。

 

Wade打伤了餐厅的警卫一路向外跑,他已经有着悠久的三年逃跑历程了,不过他并不是真的想出去,只当这是无聊的消遣,这个鬼地方还是有让他迷恋的东西。

 

Wade打晕了一个警员,换上了他的制服,带好配枪混入了警员群中,看着身边的警员们盲目的追捕自己,而自己就在他们中间的感觉真好。这些人真是一群白痴,当然一个人除外,那个人从来不会有这种白痴的举动,群体行动只是方便自己逃跑而已,这些人这么多年还是学不会,还是那个人比较有趣,Wade甚至有些期待他会在哪个地方劫到自己。

 

Wade压低自己的警帽,闪过监视器的镜头,不让这破玩意捕捉到自己的脸,同时离开了白痴警察的大部队,开开心心的跑去和监狱里的老伙计聊聊天。

 

“Wade你今天这身真帅,所以你今天是打算出去了么?”

 

Weasel是Wade在这所监狱认识的几个好友之一,因为卖假酒把某大人物的儿子给喝死了被丢了进来,是一个倒霉鬼。

 

“也许吧,看哥的心情。”

 

“也是,反正你也就是想搞事情,不然你就不会来和我聊天了,说真的监狱里的人都觉得你和那个监狱头有一腿。”

 

“哎呀,哥有表现得这么明显么,我们还没有登记呢~”

 

“What!?真的假的,你别吓我,看上谁不好看上他。”

 

“你不觉得他很辣么。”

 

“我只看清了你是个受虐狂的事实。”

 

“如果他穿着丁字裤和吊带黑丝哥马上就能犯罪,他的身材真的是太辣,尤其是那个屁股~哦~那是有一次哥逃跑的时候不小心看到的。”

 

“难怪那一次你躺床一礼拜。”

 

Wade和Weasel打着趣,把Peter黑了一遍又一遍,外面没有大动静了,那些白痴警员基本上都以为Wade去了另一个区,又一窝蜂的扎去了别的区查看了。

 

“哥和你打赌哥今天能走到门口。”

 

“你能看见门口就不错了,那个人肯定会把你抓回去,我赌你走不到,赌两份午餐。”

 

“哦,哥会饿死的,再加一份晚餐。”

 

“成交。”

 

Wade整理了一下警服,压低好帽子,抽出配枪打开保险栓,深吸一口气,装好样子离开了Weasel的狱房。Wade一路通畅,拿着这个警员的身份卡几乎是刷了全区,到处闲逛,多记些区域对自己以后的出逃还是有帮助的。

 

无聊的Wade坐在食堂,光明正大的吃了那个警员的爱心午饭,不得不说一句警员的饭菜实在是太棒了,也许下次想改善伙食的时候可以在搞一次。不过Wade也有点郁闷,因为他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难道那个人对自己已经没兴趣了?

 

想到这里的Wade有些沮丧,看着食堂的监控器出神,反正横竖都是一刀,不如让自己爽快一点,Wade摘下警帽,跳上桌子将大脸凑近监控头,对着监视做起了鬼脸。

 

“Peter你再不来哥就要走了,而且你的屁股真的很翘,哥能每天晚上想着你的屁股撸好几发,你真的不打算留下哥么~”

 

Wade说完了一堆爆炸性的发言,还眨了眨眼,带好警帽离开食堂前还向监控头挥了挥手,然后开始真正的逃跑,毕竟身上还赌着两份午餐还有一份晚餐。

 

坐在监控器下的Peter简直是气得脸都黑了,还好监控室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被人听见还得了。而且Wade不说偷看自己洗澡的事还好,一说Peter就咬牙切齿,自从那以后,这个混蛋就经常有事没事的骚扰自己的屁股,搞得同事都在笑自己。

 

Peter拍拍脸使自己冷静下来,坐在监控器前看着Wade那些一闪而过的地方,分析着男人的行走轨迹,方便堵人。

 

这座监狱设置得像是一座迷宫,刚好Wade非常热衷于迷宫游戏,而且作为迷宫肯定有出口,沿墙走就好了呗,Wade非常愉悦的沉浸其中,同时警惕着随时会出现的麻醉枪。

 

这一次Peter并没有放背地放冷枪,而是正面的出现在Wade的面前,就堵在路中间,Wade觉得自己赚到了,既然Peter在这里说明自己快能看见门了。Wade看着Peter举起手枪,但是Wade一点也不觉得那会是真子弹,最多是麻醉弹,于是贱贱的向Peter行了一个蹩脚的军礼,打算强行突破Peter的关卡,只要冲到门边在被打到自己也算是值了。

 

Wade借助着墙壁蹬腿,做出一些花俏的特技动作,吸引Peter的注意,Peter的枪头始终指着Wade的头部,却在Wade跳上空中要突破自己的时候转移了枪道,他打中了Wade的右小腿,Wade从空中摔下,滚了一段路,右小腿在流血,真的是痛得不得了,而离自己在前面一点就是那扇铁门,看来自己得饿肚子了。

 

Peter走到了Wade的身边,将子弹换下,装上麻醉弹,对着Wade的哀嚎皱着眉,将枪对着Wade打算让他安静点,以此让自己的内心也安静一点,因为Peter看着Wade抱着脚卷缩的模样有点难受,更多的是心疼和愧疚占满了心里。

 

“你就不能不逃么,明明知道结局,被打伤很开心么?脑子这么好非要用在这种事情上。”

 

“谢谢夸奖,你都已经夸了哥三年了不腻么?嘶,哥怎么知道你今天是真子弹啊,快把那个善良的只会用麻醉枪的Peter还给哥,啊,流血了,好多血,你如果不对哥负责哥就赖定你了,最起码要包哥两顿午餐和一顿晚餐,当然警员套餐最好。”

 

Wade真的是疼,疼得牙齿不停打颤,但是他的脑子却更想逗弄Peter,可能是因为他那张带满愧疚的脸,也可能是其他的,Peter看着受伤的Wade挑了挑眉,哪有人受伤了还想着午饭。

 

“首先我有准杀证,其次你今天是又和哪个无聊的人打赌了?说了不要闹腾了,我很忙的。”

 

“忙着洗澡?如果哥每一次越狱你都洗澡那哥就不越狱了。”

 

“说人话。”Peter打开了枪的保险栓,再一次对着Wade的头。

 

“OK,OK,OK,你赢了Baby,哥只是想见你而已,赌约只是附带的,我和某人赌我今天能到门边,他赌不能,不过现在看来哥是输了。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哥想见你,你真的不考虑考虑来哥狱房做客?虽然没有小饼干。”

 

Wade直视着Peter的眼睛,带着侵略的意图,毫不掩示的霸占欲望蔓延着这块小地方,缠绕上Peter,令Peter的身体一时间有点僵硬。

 

“哥真的是想见你。”

 

Wade再一次出声,这次Peter的脸有点红了,Peter本来就是脸皮比较薄的人,被人这么盯着看还有点手足无措,Wade倒是挺享受Peter的小举措,就像是受到威胁的小动物,甚至对着Peter吹了一声口哨,并且用更深情的语调重复了刚才的话。

 

“闭嘴吧,你这个白痴加拿大人。”

 

实在是害羞过头的Peter,愤怒的开了枪,麻醉弹射中了Wade的手臂,不到两秒,Wade的表情都还没能有变化就昏睡了过去。

 

Peter喘了几口气,害羞得还呛到了自己的口水,咳嗽了起来,这全都怪这个加拿大人,Peter跨过Wade的身体,走到了门边,摸了一下这个铁门,回过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男人,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是躲不开这个男人了。

 

“就不能用简单一点的方式见我么,真是个大白痴。”


评论(9)
热度(76)
  1. LEONVeils_y 转载了此文字

© Veils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