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Veils,yoli_v是我夫人


重要的是气势!

【spideypool】Feed me(下)

国庆快乐,我总算是码完了,这篇还有一辆小番外~


     

——————————————————————————————


今天Peter依旧毫无意外的晚回来了,原因永远只有一个,保护纽约的和平秩序。Peter带着Wade最爱的墨西哥卷饼回来,大声呼喊着Wade的名字,房间里没有人应他Wade走来了的事实令Peter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也是那个男人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他是自由的,想到这里的Peter将墨西哥卷饼丢进了垃圾桶,将整个人卷缩在沙发里,紧抱着抱枕,看着自己的脚趾头。

 

“明明是他说好要等我回来的。”

 

那一夜Peter如同一只小仓鼠一般窝在了沙发里,西装也没脱,等着可能会回来的Wade就这么睡了过去。

 

而另一边的Wade回到了自己安全屋,大大咧咧的将脚翘在桌子上,随意的乱丢着自己的东西,屋子里只开了一个电视照亮了整个房间,搭配着屋子里乱七八糟的污渍颜色,小朋友看见了晚上绝对睡不着觉,然而这才是Wade熟悉的生活。

 

【嘿,兄弟这才是你】

 

{这日子才舒坦,你那几个礼拜简直过得像个哈巴猪}

 

“这是什么新品种,哥怎么没听说过。”

 

【他是说你是哈巴狗和猪的结合体,白痴】

 

{白痴,不过那个小白脸确实很可爱,然而你下手慢得可以突破世界纪录了}

 

“这玩意没什么鬼世界纪录吧,哥也想上啊,哥每天都想上,心里痒得要死,难道你们要我说,哦,没有他这个世界都无法呼吸了?别逗了,那不是哥。”

 

【你现在有机会了,你不上?】

 

{我们可以想个好办法回去}

 

“哥会回去的,但是谁知道小天使会不会啪的给哥一个巴掌,说不定还会用黄金档女主角的口吻说,你到底去了哪里,我担心死你了死鬼?”

 

【有可能】

 

{我也这么觉得}

 

“你们也别急啊,哥都已经找到一个帅气的方式回到他身边去了,哥可不想当一辈子的小白脸,会被人笑的。”

 

【就你,小白脸,哈哈哈哈哈哈】

 

{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

 

“不管你们,明天哥就要去Peter身边说当他的贴身保镖,他一定会爱上哥的英勇和帅气的。”

 

第二天Wade一大早就来到了Peter的公寓,从窗户进来以后发现他的男孩似乎还没去上班,闹钟在卧室里响个不停。Wade在沙发上发现了他的男孩,男孩犹如一只小动物似的卷缩在沙发里,沙发足够松软能够让男孩将整个身子埋在里面,显得他更加的小巧可爱。

 

“哥觉得哥这辈子都值了。”

 

Wade就这么痴汉的蹲在沙发边,盯着Peter的睡眼发呆,时不时还用手摸一摸这摸一摸那吃点小豆腐。Peter感觉有人在摸他,揉揉眼睛,朦朦胧胧的半眯着睁开。

 

“Wade?”

 

入眼的并不是Peter想的Wade,而是一个身穿红黑制服的人,而且他的手还在自己的屁股上,Peter下意识的一蹬脚踢向男人的脸,Wade一下子抓住了Peter的脚腕。

 

“这是个误会Baby,让哥解释一下。”

 

“你想解释什么呢?变态先生。”

 

Peter将枕头拍在Wade的脸上,力气大得枕头里的羽毛到处乱飞,另一只没被抓住的脚踩在Wade的胸膛上当一个支撑点,身子顺着方向攀上Wade的肩,用手勒住Wade的脖子,将脚踩在Wade的小腿上,强迫他跪下。

 

“我们不能用一个拥抱来解决么?”

 

“那么强闯民宅的性骚扰变态先生,你想解释什么?”

 

“你真漂亮,可以让哥更仔细的看看你的脸吗?”

 

【并且力气很好,我觉得腿已经失去知觉了】

 

{而且身子好柔软,就这么攀在身上感觉不错}

 

“说人话。”

 

“哥投降,哥是Wade请来给你当保镖的。”

 

“我不需要保镖。”

 

Peter更用力的勒了勒Wade的脖子,惹得Wade一阵咳嗽,不过Peter也听出了重点,这个男人和Wade看起来很熟,也许他知道Wade去哪里了,哦,老天,自己为什么要关心一个爱来就来爱走就走的人。

 

“Wade呢?”

 

“他看见了悬赏单上有你的名字,有人花了五亿打算要你命,于是他找到了哥。”

 

“那个白痴,我居然只值五亿,我以为会更高呢。”

 

“那哥能不能十亿买你一夜?”

 

Peter皱起眉头,这一次他直接把Wade的双腿卸下,防止他再有小动作,然后淡定的走进洗手间洗漱,顺便关掉闹钟,同时发了个短信告诉Anna自己出了点意外,会晚点到。

 

【说好的华丽登场呢?】

 

{你比小白脸还不如}

 

“那是哥手下留情,不愿意打美人好吗!?抗议抗议。”

 

Peter洗漱完毕,穿戴好西装,拿起手提箱,来到了Wade的面前,脱掉拖鞋一脚踩在Wade的胸膛上。

 

“变态先生你能乖乖等我回来,然后我们在慢慢处理你私闯民宅的事情吗?”

 

“哥不确定,但是是你的请求的话说不定可以。”

 

“我并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Peter收回脚,整理了一下衣服因为刚刚的动作产生的皱褶,并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很晚了,Anna绝对已经在骂他,那自己在慢一点应该没事吧,反正都已经迟到了,就当Peter走到门口,Wade的声音传了过来。

 

“等等。”

 

“还有什么事情,变态先生,我很忙的。”

 

“你能在踩哥几脚么?”

 

Peter白了一眼,这是他第一次听见这么神奇的请求,他一开始还怕自己是不是踩踏了他的自尊心,现在看来一点都不需要担心了,这个人是个活脱脱的变态!

 

“我当时就应该穿着鞋子踩你。”

 

Peter冷哼一声,便关上了门,向公司狂奔而去,留下Wade一个人躺在地板上,等待着双脚的修复,Wade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天花板。

 

“其实哥觉得穿鞋子踩是个好主意。”

 

【兄弟我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是一个变态】

 

{其实他的脚好嫩啊,你们不觉得么}

 

Peter一来到公司,果不其然Anna的一顿骂紧随其后,我们的Parker总裁一瞬间觉得自己是回到了高中,因为迟到被老师骂的感觉真的是一点也没变,Peter像个乖宝宝一样听完了Anna的训话,送她出去以后,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刚想瘫倒在桌上打滚,谁知Anna又折了回来,一开门把Peter吓了一跳。

 

“Peter,下午我们要去见建筑公司的老总,准备好,不要在出错了。”

 

“嗯,好,知道了。”

 

Anna觉得Peter今天有点奇怪,但是看不大出来,Peter依旧是每天看着文件想睡觉,没什么变化,仔细一看原来是Peter的领带绑反了。

 

“你是越活越回去了么,我看你上几个礼拜的领带不是带得挺好的么?”

 

Peter吐了吐舌头,撇过脸去,没有回答Anna什么,也回答不了什么,因为给他绑领带的人不见了啊,如果告诉Anna她应该要追问到地老天荒了。

 

Anna这次终于是离开了,Peter让秘书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自己则坐在办公椅上旋转着读阅合约与文件,看了好一会儿差点将头埋在了文件里。

 

“嘿,Baby~”

 

Peter看着文件昏昏欲睡,却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一屁股摔下办公椅,拿着文件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扑在脸上。

 

“Anna我在好好看文件。”

 

“哥可不是你的Anna妈妈,Baby~如果你喊哥papa,哥说不定会更开心。”

 

Peter移开文件,黑着脸看着蹲在地上盯着自己的黑红制服男人,自己被耍了,而且自己不是卸了他的双脚么,为什么他像一点事也没有的样子。

 

“Baby~别这样盯着哥,哥会害羞的,哦,对,自我介绍一下,哥叫Deadpool,业界上有名的雇佣兵,这次是专门来当你保镖的。”

 

“我听说过你,一个只认钱的雇佣兵,我并不觉得Wade有钱请得到你,而且就你,我不用分心保护你就很好了。”

 

“男孩别这样,你一点也不会想看哥的‘真本事’的,而且哥应该说过哥和Wade是朋友。”

 

【尤其是在床上】

 

{我的老二真的很大,真的不来一发么}

 

Peter就这么和Wade对视,想把对方看透,然而看见的只有两颗眯起来的白豆豆,看起来他心情很好,玩弄自己心情很好?

 

[哐哐——]

 

“哦!等一下。”

 

秘书敲门的声音响起,Peter看着眼前的男人和门一阵惊慌,直接把Wade塞进办公桌下面去,将食指放在嘴边对Wade说出安静。Peter整理了一下西装,自己走过去拉开半边门,将秘书泡好的咖啡拿来,还不忘说一句谢谢。

 

“其实你根本没必要藏哥啊。”

 

“我不想被说闲话,而且都没人看见你怎么进来的。”

 

Wade指了指Peter后面的窗户,Peter扶额了一下,这个窗是为了方便自己做Spider man和总裁两不误,所以做成的可推拉式的,结果它倒是也很方便了不明人物接触自己。

 

“你确定要跟着我?”

 

“哥非常的确定,Baby~哥会跟着你去任何地方,和你私奔也可以啊。”

 

“然而我已经有保镖了。”

 

“What!?谁抢哥的生意!?”

 

“Spider man。”

 

“哎呀,这样哥还能见到偶像,这个生意不算亏。”

 

“你喜欢他?”

 

“开玩笑!哥可是他的头号脑残粉!哥简直是爱死他了!不论出什么周边哥都第一时间买!金钱都无法拆散哥对他的爱!”

 

Peter被这一爆炸性的类似与告白的发言搞得满脸通红,用手捂住脸,背对着Wade,会喜欢Spider man的人应该不是什么坏人,也许是自己对他太偏见了(总裁你的想法很危险啊)。

 

Wade成了Peter的跟班,全公司都知道那是总裁的贴身保镖,上班一起,下班也一起,吃饭也在一起,睡一个房,一个地板一个床,其实Wade尝试过爬上床,然而Wade一爬上床就会被Peter踢下去绑在地上,就算这样也不排斥Wade的胶水行为。Peter对于这种太过亲密的‘保护’勒得有点喘不过气,连夜巡的时间都拉晚了很久,也令Peter越发的想念Wade。

 

“Deadpool你能不能给我一点空间,Wade就不会这样。”

 

“Petey不要哥了么?”

 

Wade一装可怜,Peter就拿他没辙,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老天,谁来教教他如何拒绝一个会卖萌的变态。

 

“我明天要去参加一个晚会,我会让Anna给你一套西装,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取下你的面罩么?”

 

“Baby boy只给你一个人是没问题。。。”

 

“我尊重你,不用给我看,没事的,那么现在和Anna去看西装吧。”

 

“哥希望你给哥挑。”

 

Peter只是对着他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Wade知道是没辙了也没有强求,便快速的和Anna去西装店看西装,Wade没有量尺寸,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尺码,随便挑了套同尺码的西装就想要回去找Peter。

 

“Deadpool先生,我希望你最好不要利用Parker的善良。”

 

“当然女士,哥对他是真心的。”

 

Anna叹了口气,她感觉自己有股嫁儿子的感觉,希望Wade不会对Peter造成什么伤害就好。Anna和Wade的效率很快,不到一小时Anna回到了她的工作岗位,而Wade回到Peter的办公室,他以为他的男孩会面带笑容欢迎他回来,然而他看见的并不是他的男孩,进入他眼帘的是倒在地上流着血的Spider man。

 

Wade吃惊的上去摇了摇偶像的身子,Spider man开始恢复一点意识,身上的疼痛令他呻吟出声,完全爬不起来,停不下的流血令他的头还是晕乎乎的,视线依旧模糊不清。

 

“Deadpool?”

 

Peter总算是看清了那个模糊的人影,这两个人怎么回来的这么快,他才刚打完纽约的罪犯回来,今天的这几个犯人机智不少居然重伤了他,搞得自己狼狈不堪,他晚上还有晚宴呢,就不能晚点炸么,主要还是他太匆忙了,他必须赶在Deadpool他们回来前回到办公室,他还摸不清Deadpool的底不能太相信他。

 

“Spidey居然认识哥,哥好激动!哥这么出名么~不过你这是怎么了?哪个垃圾伤了你,和哥说哥去问候问候他。”

 

“NO.!Deadpool冷静。”

 

Peter一下子抓住Wade的手腕,令Wade激动得差点起飞,Wade一下子反握住Peter的双手,白色的豆豆眼仿佛闪着光。

 

“Spidey,哥叫Wade.Wilson是你的头号粉丝,能给哥一个你的签名么?”

 

“What?!你说你叫什么?!”

 

“Wade.Wilson为您服务,或者你愿意叫哥Deadpool也行啦,不过还是叫Wade最好~”

 

好啊,还真的是有意外收获了,Peter在面罩下的眼睛狠狠白了Wade一眼,原来自己等的人一直在自己的身边,把他当傻子耍!他要玩,那就和他玩。

 

[哐哐——]

 

“Peter这里有一份文件。”

 

伴随着敲门声Anna的声音响起,Peter一下子慌了,如果让Anna看见绝对要骂死自己,居然在晚宴前出事故,他得回家疗伤去。Peter自愈了一点挣扎起身,射出蛛网将伤口包上几层,对着Wade比了个禁声的手势,并用眼睛的余光瞟了瞟门,Wade一下子明白过来,他拉开一道门缝,接过Anna的文件。

 

“Petey很忙,哥代拿。”

 

Anna觉得疑惑,试图从门缝看到里面的情况,然而Wade高大的身材倒是遮得严严实实,看都看不见,无奈的Anna只能作罢。

 

“最好是他‘很忙’,告诉他晚上的晚宴六点出发,让他准备好。”

 

“保证完成任务。”

 

Wade关上门,打算找他的偶像要签名,然而一回头却只有敞开的窗户和被风吹起的窗帘,哪里有他偶像的影子,他的偶像逃跑了,Wade很遗憾,自己做了什么令他不开心的事情么,现在追上去还来得及么?

 

回到了公寓的Peter拖着伤口爬到了衣帽间内,按下了一个小按钮,衣帽间的里面赫然是一间密室,里面有很多的器械,装置,还有药。Peter用嘴叼起制服上衣,溶解掉腰上伤口的蛛网,血肉模糊的一大块伤口映入眼帘,血大部分已经干得发黑,然而新血还在不停的流出,顺着腰肢流下,染红了裤子。

 

“又报废一套制服,虽然我现在有钱了然而换制服的速度却更快了。”

 

Peter一边调侃着自己一边上着药,消毒水不管抹过多少次还是那么的疼,惹得Peter不时发出滋嘴声。

 

“我得给Wade一点教训,他居然敢骗我,亏我那天还傻乎乎的等他,不过他早上也回来了,我也许不该丢掉墨西哥卷饼,说不定热一下还能和他一起吃,啊,不管了!烦死了。”

 

Peter的内心纠成一团,天知道晚上见到他应该怎么说话,自己有点无法面对Wade,因为他欺骗了自己,又或者是因为其他的因素,Peter有点不大懂自己了,这都怪Wade那个坏心眼的大骗子。

 

Peter不仅包扎好了自己的伤口,穿上了定制的Anderson-Sheppard西装,用强发蜡把自己的大背头梳好,戴上Patek philippe最新的手表,还喷好了浓浓的Boss香水,遮住血腥味,带着自己特有的男性气息出现在Anna面前。吓得Anna以为Peter是受了什么刺激,当时他知道这些玩意的价格时可是和自己喊了好久,要求换省钱一点的,这西装Peter可没穿过一次,这一次居然为了一个晚宴穿出来了,这是改性子了?

 

“Peter?”

 

“是我,Anna。”

 

Peter带着俏皮的语气,不知道为何嘴角总是弯着一个可爱的幅度,他很开心,Peter自己也不知道他在开心什么,明明他应该生气才对,但是一想到要和Wade一起参加晚宴,心里的小白鸽就群体出笼了,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矛盾,全是Wade的错。

 

“哦~Honey~这身真好看,哥都要被你俘获了~”

 

Wade的出现总是伴随着他不停嘴的话语,Wade看见Peter的第一眼就完完全全被迷住了,他的男孩虽然平时也很迷人,但是今天的身边仿佛带了光圈一般,更加的吸引人,好想把他藏在家里啊。

 

Peter被Wade夸奖了有点开心,也打量起了穿着西装的Wade,虽然Wade的头上带着滑稽的面罩,但是他周边的气场却依旧能吓哭小孩子,也许Wade该学学如何收好他的气场。

 

“我们走吧。”

 

Peter用手臂碰了碰Wade的手臂,低下头用口型无声的念出了一个名字‘Wade’,Peter满眼的坏主意打转,也许他的这个坏心眼雇佣兵会喜欢和他玩猜谜游戏。

 

在晚宴上的Peter展现了他完美的行为举止,加上他的穿着与谈吐,一下子俘获了在场的女性们,谁会不爱一个多金温柔的完美情人?女士们不带掩饰的抛媚眼与敬酒,不仅惹来了在场男性的反感,最主要的是惹到了Wade。他自己都没有这么贴着男孩过,哦,天哪,那个女人居然把自己的手机电话纸条塞进了男孩口袋里,等他拿到那纸条马上就撕掉,绝对不给全尸。

 

Wade帮男孩挡下了所有的酒,反正他也不会醉怕什么,醉了才好,醉了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吃男孩豆腐,而且说不定不会被打,还能被温柔对待一晚上?然后就可以这样那样?嗯~还是能醉酒好,不知道装醉会不会被抓包。没有什么威胁可以阻止Wade的思想,他给自己制定了一个不算计划的计划,等晚宴结束了,他就和男孩坦白,管他是不是happy  end,大不了第二天用自己醉酒不记得混过去,厚着脸皮赖在这里,说不定男孩会因为自己这几个礼拜这么勤快,不舍得自己离开呢,最好是这样,他实在是舍不得离开男孩。

 

【你简直像是个少女】

 

{太怂了,我还以为你会直接上,而你只想告白}

 

是,哥就是怂了,你们开心了?哥如果失败就再也不回纽约了

 

【这里有你最爱的墨西哥卷饼店】

 

{那个另外算吧}

 

Wade无视脑内的两个框框,他现在只是在等待时机,时机一到他就摊牌,他盯着Peter死命的看,他想记住男孩身上的每一个美好,以防自己的失败。

 

“Wade你还好么?”

 

洗手间里Peter询问着Wade,因为Wade整个晚宴都太安静了,安静的可怕,只会一直帮他挡酒,以及盯着他看,好几次Peter都差点脸红,还好他依靠喝冷水使自己冷静。

 

“Honey~哥好得不行,如果你给哥一个吻,哥现在就可以绕地球跑一圈。”

 

Peter将手放在Wade的面罩底边,他很想掀起这该死的面罩,Wade的内心也无比的忐忑,因为只要掀起一点点Peter就知道自己是谁了,他的男孩会接受自己的本体是一个肮脏的雇佣兵么,而不是那个每天会为他绑领带的纯良好男人。Peter最终还是没有掀开面罩,转而用手拍了拍Wade的脸。

 

“你太紧张了Deadpool先生,这是晚宴不是你的杀场,你得学会享受。”

 

Wade的心里头松了一口气,他的男孩还没有认出自己,自己还是不坦白了吧,Wade因为刚刚Peter的举动开始惧怕起失去男孩的生活,他已经习惯了每天看着男孩的笑容,就算不是喊自己的名字,他只想待在男孩最近的地方,保护他,守着他。

 

“哥可是看得出我们的Parker总裁非常讨厌这种晚宴的。”

 

“这是我的工作Wade,但是你可以享受。”

 

两个人的内心互相挣扎,双方都害怕对方会不会因此离开自己,然而他们还没挣扎完,晚宴上的爆炸声就把两人拉回了现实。

 

[Boom——]

 

Wade将Peter一下子抱住,卧倒,然后才发现爆炸并没有蔓延到这里,场面有点尴尬,Wade看着Peter窝在自己的怀里,内心砰砰的跳个不停,Peter这回没有冷水压制,那脸实在是憋不住,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尤其是在Peter感受到了Wade的心跳连耳朵也红起来,Wade觉得男孩如果连眼睛也红了就真的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了。

 

“这里好像没什么事,我们快离开吧。”

 

Wade率先开口,他只在意男孩的安全而已,晚宴里那些人的死活他可不管,他可并不是什么英雄主义人物。

 

“Wade你先走吧。”

 

“你知道的Baby,你不走哥是不会走的。”

 

“那你这次可以好好的在这里等我么,我一会就回来。”

 

Peter走出了洗手间,锁住了门锁,向会场走去,而Wade却还在纠结他的男孩是不是认出来了自己,直到他发现男孩将门锁住后,Wade气得一拳砸在门上,这么久了这个男孩还是不能多依赖他一点么,而且十有八九就是来找男孩的,自己真的是最不称职的保镖了。

 

Peter回到了会场,华丽的会场已经是狼藉不以,Peter开始帮助在场的保安一起疏散人群,身上还抱着两个和父母走散的孩子。

 

突然一个杀手从人群中间露出匕首杀向Peter,Peter依靠蜘蛛感应一下子闪开了伤害,将孩子丢给保安,赶紧向人群的反方向跑去,他还没有换上Spider man的制服,不能暴露太多,但是这并不代表一个总裁不能拥有特殊的格斗技巧。

 

Peter尽量让自己能力太突出,收住力气,他得找一个机会换上制服,Peter被压制着情况他很不利,以至于他的西装划破了不少,天啊,这是天价的西装啊,他当时就不应该穿这件来,心疼死了。

 

杀手们是冲Peter来的,这令Peter有了一点安慰,这样就不会祸集他人了。Peter一路逃跑,将杀手带到了会场中偏僻的角落,想甩掉他们,就当Peter以为自己就要甩掉他们了以后,Wade突然从楼上跳下,一脚踩下其中一个杀手的脸,如果牛顿定理还算数,那么这个杀手估计是没救了,Peter被眼前的变化吓了一跳,因为形式逆反了,Wade一刀一个如同切菜一样的对待着杀手们。

 

“Wade!别杀人!”

 

“他们想杀你,而你却想救他们?”

 

“我们没有权利决定他们的生死。”

 

Wade拿这个天使一样的男孩实在是没办法,就算是生命受到危险,他的男孩还是为别人着想,行,现在不杀可以,Wade打算记住好这些杀手的脸,等男孩不在的时候,一个一个找他们的麻烦。

 

“你们真是走大运了,哥的男孩发话了你们可以保住一条狗命,感谢上帝去吧。”

 

Wade用刀背将杀手们一个一个的击晕过去,当然并不保证他们身体的部分全部完好,打算去和Peter邀功,谁知其中一个竟然还没晕透,对着Wade射出了一枪就被焦急的Peter一拳打晕过去。

 

这个子弹好死不死打中了Wade的颈椎,还卡在了里面,令Wade一下子失去行动能力,倒在地上,Peter打晕了杀手赶紧跑到Wade的身边,将他扶起。

 

“哦,我的天,Wade!Wade!Wade!醒醒,别睡!”

 

Wade苦笑一声,他的男孩早已知道了自己是谁,而且已经接纳了自己,自己的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他觉得自己就像小丑一样。

 

“你知道多久了?Baby。”

 

“就今天刚知道,别说话了Wade。”

 

“Spider man告诉你的?”

 

“每个人都有秘密,就像你一样,所以现在安静的等救护车好吗?”

 

男孩急得眼泪都在眼框里打转,双手紧紧的抓住Wade的手,他担心Wade会死在自己的面前,他现在很确定自己的思想了,他在意Wade,他不愿意失去Wade,他还想和Wade斗嘴。

 

Wade看着为自己担心的男孩心里也不是滋味,他用恢复了一点知觉,伸出手将子弹抠出,将子弹递给Peter,告诉他自己没事,他拥有自愈因子是不死的存在,得知Wade能力后的Peter松了一口气,紧紧的抱住了Wade,将脸埋在Wade的胸膛里。

 

“有自愈因子也不能这样啊,我还是会担心的。”

 

“好,哥下次不会了,哭脸猫你要把哥的衬衫哭湿了。”

 

“才没有!”

 

Wade和Peter笑出了声,Wade觉得这个应该算是happy end了吧,然而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Baby哥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你还养小白脸么?”

 

“Hum?”

 

Peter一下子转不过弯,这个问题哪里严肃了,戏弄他么,Peter思索了一下大脑,回想起了和Wade相处的这些日子,明白了过来,对Wade展开了笑容。

 

“当然,没有你我的领带谁帮我打。”

 

“原来哥只是个绑领带的,不过这也不错。”


评论(11)
热度(78)

© Veils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