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Veils,yoli_v是我夫人


重要的是气势!

【spideypool】Feed me(中)

别问我怎么突然勤快了,因为窝藏的电影看完了,我感觉就我这进度,下不知道得写到哪里去。。。果然还是更想写总裁的衣柜(不能再开了)。


上章


——————————————————————————————


Peter知道了他捡回来的男人名叫Wade·Wilson,一个风趣的男人,总是能逗Peter笑出声,Peter与他交谈的非常愉快,除了Wade经常说一些Peter听不懂的黄色笑话,每次还都会问Peter想不想知道是什么意思,好奇心爆棚的Peter每次都会中招,搞得自己满脸通红,同时惹来Wade的大笑。

 

Wade觉得Peter太过单纯,简直如同一张白纸一样,脸皮薄得一点点小荤话就能红成番茄,和他经常面对的粗鲁大汉比起来,Peter简直是如同少女的存在(这个少女能抱得起你啊)。不过Peter很尊重Wade,并没有对他的职业和为何出现在垃圾桶里的事情追问,让Wade倍感轻松,Wade不希望自己对这个天使一样的男孩撒谎,那样会让他觉得自己像是睡了上帝的老婆,然后被上帝追着打的倒霉蛋。


Wade自从被Peter捡回来以后,便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悠闲日子,身住高级套房,吃着高档食物,身边还有一个天使一样的‘美人’在怀(你们看什么,哥会追到的),还不用干活,简直过得比总统还好,除了他的男孩经常要工作到很晚以外都很好。

 

其实Wade一开始听说这个大男孩是Parker公司的总裁时,笑得肚子都快疼了,他觉得Peter一定是在开玩笑,因为Peter的模样最多强硬的算是大学生,说他是高中生都有说服感,但是看着Peter坚定的眼神,他知道了Peter并没有说谎,泄了气的Wade为了泡到他的男孩,很干脆的躺平吃软饭了。

 

“Wade,我在我回家之前家里的东西随便你用,不过记得不要弄得太乱,我会被Anna骂的,可以吗?”

 

Peter昨晚又拯救纽约去了,导致自己华丽丽的睡过头,他又要迟到了,他已经能感受到Anna的怒火了。而在看早间新闻的Wade听着Peter的请求,默默回头看了一眼乱成一锅粥的Peter,叹了一口气,自己根本无法拒绝男孩。

 

Peter手忙脚乱的刷牙洗脸,穿戴西装,他穿了这么些年还是不怎么会打领带,Wade实在是受不了从沙发上站起,揪起Peter的领带给他绑好。

 

“早点回来。”

 

“谢谢你,Wade,我简直不能想象没有你的生活,今天真的会早点回来的。”

 

“你每天都这么说。”

 

“我答应你,如果我晚回来的话,我就给你带你最爱的墨西哥卷饼。”

 

“Good idea,你再不走的话你的Anna妈妈可要上来凶你了。”

 

“坏心眼的Wade,Anna一点也不凶,好吧有点时候有点,哦,天啊这个时间了,我真的得走了。”

 

Peter匆匆忙忙的跑出门,甚至门都没有关,一路杀到电梯,祈祷着自己到公司以后不会被Anna骂得太惨。

 

Wade站在阳台看着Peter出了公寓,上了车离开得彻底了以后,从Peter的衣帽间里抓出几件休闲衣,戴上帽子,吹着口哨锁好门,打算去给自己弄点零花钱。

 

Wade熟悉的地下佣兵酒吧,熟悉的吧台,熟悉的酒保Weasel,Wade坐在熟悉的位子上,趴在玻璃柜上,一阵滚脸,惹得Weasel觉得Wade是不病了,而且还是病得不清的那种,哦,天啊,谁把这个病人放出来的,他还想做生意呢。

 

“Wade你怎么了,你现在就像一只发情的动物,这里没有你要的发情母狗,猛汉倒是有不少,不过派对都在晚上。”

 

“哥只是太怀念这个地方了,在这里才是哥应该在的地方啊,这个乱七八糟的地方真是美妙。”

 

“Wade你这几个礼拜都去哪里?你不回来,我们就当你死了。”

 

“你不会。。。”

 

Wade转头看了一眼贴在酒吧墙上的赌生死,他的名字下面赫然是一堆的押注,狗娘养的,你们先死老子都不会死。

 

“如果哥现在消失,还有钱么,你四我六怎么样?”

 

“现在还没人,你可以试试。”

 

当Weasel说出这句话以后,门上的铃铛便响起,走进来了一个雇佣兵,那人被Wade和Weasel盯得发毛,背对着两人直盯着任务板。

 

“好了,现在谁也没钱了。”

 

“Fuck,好死不死现在来。”

 

Wade看着到嘴的钱一下子飞没了,盯着那个人就想上去给他插两刀,Weasel淡定的擦着杯子,轻咳了两声。

 

“咳咳,所以你这几个礼拜去了哪里了。”

 

“没啥,被个小白脸包养了,过着比总统还爽的日子,每天有吃有喝,还有美人看,就是上不了,可惜。”

 

“挺滋润的嘛,谁逃得过你Wade的情话,等等被包养了。。。你?”

 

“怎么看不起哥?哥就是移动的荷尔蒙,走到哪里压倒一片花。”

 

“你不祸害人家花就不错了,那小白脸瞎了吧,养你不如养我。”

 

Wade眼睛一瞪,Weasel吓得吹起了口哨继续换下一批杯子起来擦,Wade站起身子走向任务栏,他需要赚点零花钱,虽然他知道自己向Peter要钱,他的男孩绝对二话不说直接丢一张信用卡出来,连密码Wade都能猜出来,六个零,有钱人的恶趣味。

 

Wade突然眯起眼睛盯着一张任务看了很久,那是一张刺杀Parker公司总裁的悬赏单,上面标了一个五和八个零,赫然是5亿啊,到底是谁胆子这么肥,敢来欺负他罩的人(不不不,你现在是被包养啊贱贱),不过钱要吃,美人要救,说不定自己就有和他的男孩搞上了。

 

“Weasel,知道这单子谁下的么?”

 

“你知道的,我只是一个酒保。”

 

“哥记得哥好像在你这里留下了一套备用制服对吧。”

 

“你打什么主意?”

 

“哥要去救美,然后和美人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然后生两个娃,三个太多,领养也行,住在海边的别墅里,在养一只狗,哦,对哥讨厌狗,养羊,哥最爱吃羊肉了。”

 

Wade心里的转盘狂飞,Weasel仿佛看智障一般的拿出Wade当时留下的制服,递给了Wade,他希望那个Wade口中的美人小心点,别一朵娇花插在牛粪上了。

 

 

 

 

 

 

(远在Parker公司看合同的‘小白脸’兼‘美人’的某人打了一个喷嚏,希望不是Anna在念他,他今天很认真的批改着各大文件,没偷跑啊。)


评论(2)
热度(75)

© Veils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