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Veils,yoli_v是我夫人


重要的是气势!

【spideypool】102室

中秋节快乐,送上甜饼

破天荒的字数我自己看着都怕,依旧有小彩蛋

为了学写甜文我还跑去问了奇欧太太,不过我觉得我的前戏还是太多了,好吧就是废话太多了,还是学不来,难过,希望不嫌弃,我在练文笔。

———————————————————————————————


第一曲目

 

Wade在纽约买下了一栋楼作为自己的安全屋,为什么不是只买一间而是买一栋主要是怕自己断了某某肢体爬回来吓到邻居,其实Wade是无所谓的,不过他怕被纽约的好邻居Spider man查房,而且原因还是某楼闹鬼,经常出现尸体什么的,那太侮辱自己的形象了,怎么也得给自己在偶像的心里留个好印象。

 

不管Wade的初衷是什么,在他的不懈努力下,这栋楼很快也成了著名鬼屋,Wade不论怎么清理打扫还是非常的脏乱(一点也不相信他会打扫),加上常年出任务,他也一点不担心自己会不会死,地上也全是血渍,大多血渍干掉了洗不起来。Wade很犯难,看来自己需要一个管理员。

 

Peter作为纽约的好邻居Spider man,可平时只是一个摄影师,经常因为迟到被自己的老板骂的普通人,面临月底Peter已经快吃不上后天的早餐了,而他的房租也即将到期,他得找一个更省钱的房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帝眷顾,Peter在报纸的一个小角落发现那栋著名的鬼屋出租一间房,费用只要每天打扫房子就可以,这简直是上天掉下的馅饼,不管鬼屋不鬼屋的,自己必须省钱(吃饭)!

 

Peter拿起手机照着报纸上留下的电话拨了过去,接起电话的是一个低沉的男音,虽然声音很低沉,但是话语却很俏皮,Peter与他的谈话非常愉快,并且电话里的男人说明天就可以入住,钥匙就放在门口的花盆下。

 

放下电话的Wade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有了一个舍友,交谈后发现还是一个能接得上自己脑回路的大男孩,当然是在他努力克制了不自言自语下完成的交谈,他可不想吓走自己的租(bao)客(mu)。

 

第二天Peter就来到这栋楼,他发现这个屋子确实有本事被人们成为鬼屋,地板上全是不知名的污渍,可能是酱汁或者是油漆又或者是血,屋子里的窗户全部拉得严实,Peter很怀疑真的有人能在这里呼吸吗?!他完全能用肉眼看见空中漂浮着的细小物质!他找到了他即将入住的102室,里面也是一团糟,他必须废功夫清理了,他非常想找房东谈谈人生。

 

于此同时的Wade远在西班牙,他接了一个小任务,反正他有自愈因子,一个不死的怪胎,在他眼里这些都只是有钱的差距的小任务。

 

Peter把房子里里外外洗了一圈,除了101室房东说不要碰,这些清理花费了他三天的时间,还好这个房东好像只用第一层,楼上三层还算好,清理起来快多了。Peter努力的将那些印在地板上的污渍清洗起来,最后实在不行,他就拿地毯遮盖一下,屋子里也通了风,一切井然有序。Peter很享受的躺在自己的沙发上,看着干净的周围,心满意足,非常有成就感。

 

Peter不用在交每个月的房租,节省了一笔钱,不仅可以餐餐饱饭,今年应该还能攒钱给Aunt May买个好一点的生日礼物。

 

当然Spider man的日常夜巡并不会因为打扫房子暂停,今天Peter也顺利完成了夜巡。今天的纽约也是很安静,除了踢了几个滚蛋的屁股送去警察局门口,其他都很安静,心满意足的Peter回到家中,摘下面罩,决定给自己泡一杯热可可奖励一下自己。

 

“疼。。。疼。。。疼。。。”

 

正喝着热可可的Peter被突然爆响的蜘蛛感应吓了一跳,从窗户外不断传来的细小声音令人毛骨悚然,真的是鬼屋?!不对,是有人受伤了。

 

Peter走出门外,在垃圾桶处找到了发声源。Peter在垃圾桶内摸出了一块头和半个身子的东西,正常人看见这玩意还在开口说话基本上都吓破胆,丢掉手上的东西就赶紧跑路,而Peter认识这一坨东西,甚至叫的出名字。

 

“Wade?”

 

失血过多的Wade觉得自己的周身好温暖,还带有点可可的甜味,头不自觉的往热源靠去,依偎在Peter的怀里,他一定是出现了幻觉,这个世界上没有天使。

 

Peter的白衬衫沾满了Wade的鲜血,不过Peter好像一点也不在意,将Wade放在自己的床上,Wade身上的血将被单也染红了。Peter有点焦急,这个情况应该怎么办,他知道Wade有自愈因子放着不动他也会自己活回来,然后生龙活虎的调戏自己,但是现在亲眼看见Wade这个样子,他的心揪得生疼,他非常想帮助Wade。

 

Peter只能用热毛巾不断的擦拭Wade的身体,希望这样能减缓一点Wade的痛苦,直到半夜Wade不在喊着疼睡过去后,Peter才趴在沙发上眯起了顿。

 

闹钟的响声并不会因为主人太过劳累而推迟,Peter顶着个黑眼圈爬起来,用冷水给自己清醒了一把,顺带给自己泡了一杯速溶咖啡提提神。Peter这才发现自己的衬衫已经不能穿了,这件他还挺喜欢的,不知道洗不洗得掉。

 

Peter打着哈欠离开了屋子,快到中午的时候Wade清醒了过来,他的躯干已经长好,还缺四肢未复原完毕。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挺眼熟的格局,就是记忆中的样子比较不忍直视,他还真的被小天使带回了家?Wade又看了看自己的身子,一股暴躁与杀戮的气息一时间充满了整个房子。

 

“Mater Fuck,这群狗崽子真的下手够狠,不就是搞死了他们家老大,必要炸哥飞机么!”

 

【你可是杀了他们老大也,只是被炸飞机还算好,而且飞机是他们的】

 

{飞机上有人啊,一点道德都没有,找个时间得问候问候一下他们}

 

“讲真的我们真的不是在天堂么?”

 

【你觉得你进得了天堂?】

 

{这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好的笑话}

 

[咔嚓——]

 

门锁被小声的开启,开门的人好似怕吵醒Wade,小心的关上了门把,蹑手蹑脚的走进卧室,Wade猛的闭上眼睛,封上嘴巴,装睡。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Wade在心里白了自己的两个框框一眼,半眯眼睛,看了一看眼前的人,是一个大男孩,有着一头松软的棕发,他用着他的小鹿斑比似的眼睛看着自己,这么温柔的不带着一点杂质的目光是Wade从未感受过的,Wade觉得没有什么语句可以体现他的美,任何美好的词语都应该加在他的身上,但是又觉这些词语都配不上他。他发现面前的小天使黑眼圈有点重,看来昨晚他照顾自己到很晚,Wade从没体会过这种关怀,他已经习惯被排斥了。

 

Peter看着床上的人,他还在熟睡,松了一口气,伸出手摸上他的脸,吓得Wade以为自己暴露了。

 

“体温回过来了,还好,有自愈因子也没见过这么玩的。”

 

Peter轻轻捏了一下Wade的脸,戳了戳他脸上的坑,轻声嘟囔着“原来手感是这样子。”说完便转身出门,订了个外卖,Wade隐隐约约好像听到是订的墨西哥卷饼,他居然知道自己爱吃的东西,可是自己从没有见过他啊,Wade觉得有点蹊跷得在观察。

 

装睡的Wade不能说话,他非常非常非常的难受,只好在心里数羊让自己真的入睡,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天啊,本来还不觉得饿,现在肚子倒是叫起来了,忍住,忍住,忍住,忍不住啊!

 

“有人吗?哥希望现在有个天使送哥一个墨西哥卷,如果行的话哥会给他一个爱的抱抱。”

 

Peter听见了Wade的呼喊声,靠在门框上,挑了挑眉,听完了Wade的话。这个雇佣兵不仅早醒了,还偷听了他的电话,早知道刚刚多捏他几下。

 

“嘿,Baby boy别这么看着哥,哥会害羞的。”

 

门铃响起,Peter转身去开门,留下Wade一人在床上哀嚎。

 

“Honey!别走,我们可以在打个商量,哥下次一定不会偷听你电话。”

 

没有人回Wade的话,四肢还未复原回来的Wade只能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思索着如何能吃到墨西哥卷,谁会和午餐过不去?更没有人会和墨西哥卷过不去。

 

【你这个样子太滑稽了】

 

{我觉得你应该给他个告白,说不定他会被你感动,或者打你一顿}

 

“太损了,你们就不会给哥一个好主意么。”

 

Peter回来了,带着墨西哥卷浓浓的香味走进了房间,Wade的眼睛都直了,肚子响得像奏起了打击乐,Peter看着Wade不带掩饰的盯着自己怀里的墨西哥卷,憋不住笑出了声,讲真的太搞笑了,Wade的表情让他想起路过宠物店时橱窗里的哈巴狗。

 

Peter将Wade扶正,才意识到床单上全是血,他得清洗一下,不然伤口感染了怎么办,不过想想眼前的这个人可是Deadpool,那种事情和他一点沾边都没有,不过床单他还是会洗的。

 

Peter一点一点的喂着Wade吃下墨西哥卷,Wade被投着食,一本满足,可能是因为吃到了自己一直想着的墨西哥卷,又或者是被一个人温柔对待的喜悦。Peter的一举一动都完美的诠释了温柔两个字,触动着Wade的心房,如果他是那个西班牙老大手下派来的杀手,再被炸一次也无所谓。

 

“你发生了什么?伤得这么重?”

 

Peter喂完了Wade,坐在床边,吃起了自己的午餐,一边听故事一边吃午餐是一件很有格调的事情(才怪)。

 

Wade想也没想就与Peter说起了全过程,除了把自己说得更惨一点,其他事情没有改变任何标点符号,包括自己是从飞机上炸下来的。Peter听着Wade的故事,停下了啃食墨西哥卷的动作,他将头靠在Wade的额头上。

 

 

“欢迎你来到纽约。”

 

 

Wade觉得自己就像个少女,心脏跳个不停,明明只是一个小动作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心动,自己一定是病了。

 

时间过的很快一个多礼拜就这么过去了,Wade也知道了这个小天使的名字叫Peter·Parker,自己找的管理员,难怪这房子格局自己那么眼熟。

 

其实Wade的四肢早就长好了,他就是赖在这里不想走而已,甚至中间还掰断了自己的手几次,他只是想多和小天使在一起,哪怕是多一分钟一秒钟都好。

 

“Petey,今天我们吃什么?”

 

Wade很自然的环住了Peter的腰,将头靠在Peter的肩上,一副老夫老妻的模样。问为什么Peter不推开他?自从Wade的手脚长好,基本上Peter一有破绽就被Wade缠上身。第一次Wade的双手被Peter掰折了,第二次Peter捏断了Wade的颈椎,第三次Wade的脚被Peter卸下,然而他就是不安分!拿他没办法的Peter只能放任他每天这么调戏自己,他现在非常后悔当时把这个混蛋捡回家,就应该放他在垃圾桶自我修复。

 

“Wade放开你的手,你在往下摸,我就打断你的手。”

 

“Honey我们都老夫老妻了,只要你想要哥自己把双手献上,所以我们今天吃什么?”

 

“谁和你老夫老妻,咖喱。”

 

“哦,哥喜欢咖喱,当然哥心中的NO.1还是墨西哥卷的,哥很专一,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哥么?”

 

Peter白了Wade一眼,这个混蛋雇佣兵明明已经修复好了,怎么还不走,每天窝在自己家里混吃混喝,自己可没有闲钱养一个人,不过自己捡回来的人怎么也得负起责任。

 

“Wade吃完我们得谈谈。”

 

“Baby boy如果你要告白的话,就大胆来吧,哥从不拒绝天使的告白。”

 

其实Wade听到Peter这句话,吓得汤勺都要掉到地上了,他窝在Peter家太久,怕是要赶自己走了,自己做什么惹到他了?难道自己偷穿他内裤被发现了?

 

【我觉得我们没有干什么事情啊】

 

{是啊 ,这几天我们都尽量不说话了(并不),天知道这多难受}

 

吃完饭后,Wade抢着洗盘子,Peter双手环胸看着Wade干活,Wade的内心几乎要炸了,紧张的,Peter看出了Wade的想法,叹了一口气。

 

“也不是说你不能留,但是我的工资养两个人有点困难。”

 

“原来是这个小事情,哥有办法!以后的饭都由哥做吧,你躺在沙发上等着就好,当然碗哥也洗,只要你不赶哥走。”

 

Peter实在是不大会拒绝人,而且他也怕这个雇佣兵离开以后,在他心爱的纽约做点什么事,自己绝对得加班,还会被Stake先生骂。

 

第二天Wade交给了Peter一个小本本,那是他的存折,里面有一大笔钱,Peter吓了一跳,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数额,不过用脚趾头想也知道Wade是怎么赚的,Peter收好了存折,他并不打算用,等Wade什么时候想离开了在还给他吧,看来今年Aunt May的礼物还得缩水。

 

 

毕竟Deadpool从不会为谁停留。

 

 

两个人就这么过了一个月,Peter简直是爱上了Wade做的饭,他突然有点怕Wade离开,自己将会失去一个会做美味佳肴的厨师。

 

不过今天的Peter一边吃一边叹气,他今天又因为拯救纽约人民而迟到了,这是这个月的第5次了,虽然他的照片拍得很好,但还是被JJJ骂得狗血淋头,看来这个月的工资不保。

 

“Baby,不好吃么?”

 

“不不不,很好吃,只是我工作上有点事。”

 

“你可以和哥说说,毕竟哥是你的男朋友~”

 

Peter无视了Wade的那句男朋友,与Wade说了说经过,当然他把拯救市民改成了帮老奶奶寻找她的猫,结果迟到被自己的老板骂了,不过拿拍Spider man照片抵消了一点点老板的怒气,不知道会不会被炒。

 

“照片?Spider man?哦!天啊,哥说你的名字怎么这么眼熟,你是Spidey的专属摄影师!你拍的照片都非常好,尤其是屁股!有你拍照片的报纸哥都买了三份,一份收藏,一份看,还有一份用来舔。”

 

Wade没想到自己的小天使兼公寓管理员,居然还是自己偶像的专属摄影师,Wade觉得自己撞上大运了,是时候去买彩票了。

 

另一边的Peter被Wade突如其来的夸奖搞得有点脸红,原来自己这么出名么(小虫你在意一下屁股啊),他一直以为Peter·Parker只是一个普通人。

 

“谢谢你的喜欢,也谢谢你喜欢Spider man。”

 

“Spidey哥当然喜欢他,他可是哥的偶像,不过我觉得我现在最喜欢的还是你,哥表示哥现在起是Peter·Parker的头号FAN,所以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哥么?”

 

Peter笑出了声,果然有坏事就有好事,起码他知道了自己有个FAN,而且不是以Spider man的名字而是Peter·Parker。Wade则是看着这个笑容发呆,他从来不知道一个笑容就会让人沉醉,怎么会有人笑起来这么好看。

 

“Honey,只要你一声‘ok’哥可以马上帮你教训你的上司一顿,并且没有你的事。”

 

“NO!Wade不要这样,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么。”

 

Peter可不觉得Wade是在开玩笑,他会付出实践的,毕竟他还是Deadpool,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兵。

 

这顿饭吃的很尴尬,同时Peter也给自己立下了一个Flag,没过几天他真的受伤了。

 

电光越狱了,Peter虽然把他重新抓了回去,但是也受了不小的伤。Peter蹑手蹑脚的回到家后被Wade逮了个正着,后背的衣服被粗暴撕开,Wade看着Peter还留着血的后背心疼不已。

 

“我没事,只是被不小心波及了而已,你看我今天拍到了不少你的偶像Spider man的好照片”

 

Peter的脸强撑着微笑,他真的很疼,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可能晕过去,但是他感受到了Wade的怒气,不能让Wade出去,天知道Wade怎么想的,他要是出去把纽约烧了一遍,自己醒来保证会后悔死。

 

“哥绝对会把伤害你的人捅进地狱,不知道是谁,就让整个纽约陪你一起受伤。”

 

“NO!Wade!冷静!这是我的工作,什么工作都是有风险的,这你是知道的,如果你让纽约人民因为我而水生火热,我会恨你的。”

 

“好吧Baby boy,哥不想被你讨厌,你赢了,但是以后你上下班都由哥接送。”

 

Peter听到Wade不会对纽约做什么后就晕过去了,后半部分完全听不见。JJJ知道了Peter因为拍摄负伤,送了他三天假期。

 

这三天Peter完全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被Wade喂的太好快懒成猪了,当然三天也很快,假期结束Peter又要回去上班了,

 

“Wade这三天辛苦了。”

 

“哥欠你的,这下还清了。”

 

嗯?这是什么意思?这是Wade要离开了的节奏?经过这么久的同居生活,Peter已经习惯了Wade的存在,习惯了每天吃他煮的饭,习惯了他每天的吵吵闹闹的黄色笑话,如果他离开,自己一定会很寂寞。不过想想自己以前也是一个人这么过来的,看来自己得抵制Wade一段时间,省得离开的时候难过。

 

 

毕竟Deadpool从不会为谁停留。

 

 

“Baby boy,你觉得哥怎么样?”

 

Wade深呼了一口气,慢慢的开口,Peter觉得这个问题有点白痴,他很好啊,然后呢?要走就走,还这么多事,这还是自己认识的Deadpool?

 

“你很好啊。”

 

“不是那种好,是。。。不知道怎么说,真想给自己来一枪壮壮胆。”

 

Wade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白痴,明明是很简单的话他就是说不出口。从Peter把自己捡回来以后,他的心就从未从他的身上离开过,甚至为了不让他讨厌自己,克制自己的疯癫。和他在一起让Wade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人了,一个活着的人,一个有血有肉会受伤会被人关怀的人。

 

【嘿,哥们拿出干劲来,你可是世界上最危险的雇佣兵Deadpool,而你现在像是个小丑】

 

{爱他就上他啊,你简直是个羞答答的小女孩,鄙视}

 

“闭嘴,我正在很努力的告白,而你们却在打击我。”

 

“嗯。。。。。”

 

场面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起来,Wade说出来了,不过是以一种最尴尬的方式说出来的,自言自语。Peter愣了一下,脸上的热潮一下子涌了上来,他不自觉的低下头玩起了自己的脚尖,他想过Wade可能要走了,可是没有想过他要和自己告白。

 

“我要去上班了。”

 

Peter想到一个好借口,拿起自己的外套直要往门外冲,家里的气氛令他压抑的不行,谁知道Wade居然跟了上来。

 

“你跟着我做什么!?”

 

“哥说过以后上下班都陪着你,你答应了的。”

 

“What!?”

 

Peter可不记得自己有答应过这种坑爹的玩意,突然他想起晕倒的时候好像模模糊糊听见Wade有说过,这次真的是把自己坑惨了。

 

其实报社离家并不算太远,但是Peter觉得自己仿佛走了半个世纪,旁边的Wade不停的开口说话,调侃着周围,不过两个人的气氛一点也没有改善。

 

 

[BOOM——]

 

 

熟悉的爆炸声,熟悉的银行,熟悉的蜘蛛感应,不方便的是Peter的身边有个Wade。现在的纽约需要Spider man而不是Peter·Parker,他得摆脱Wade。

 

Peter一边拿出摄像机拍了几张现场,就被Wade抱到了安全的小巷口去,Wade知道他无法阻止Peter的敬业精神,但是他得保护Peter不受伤害,同时想个不会吓到他的办法解决那群烦人的家伙。Peter的手机响了起来,入耳的是JJJ的大吼。

 

“Peter你在哪里!!!!!你知道女王区发生爆炸了吗!”

 

“是的先生,我正在这里。”

 

“Spider man这个臭虫出现了吗!?”

 

“还没有先生,他应该在路上。”

 

“好好拍,明天我们有头版了,你可是我们报社最好的摄影师。”

 

Peter无奈的关掉了电话,心里默默吐槽,我也想Spider man出现啊,还有我不是臭虫,我是纽约的好邻居。Peter转了个身,发现Wade不见了,自己的机会来了,正在peter脱下衣服戴上面罩时,一群头戴小丑面具的团伙出现,他们一个个拿着枪向街道的无辜人民扫射。

 

高度危机,高度危机,Peter一个人根本来不及阻止12个人的开枪,但是就算这样他也必须想办法阻止他们,哪怕自己鲜血淋漓。

 

Peter一边躲着子弹,一边护送着街道上的人们离开这里,他的蜘蛛感应可以说是开到了最大,接下来就是他的主战场了。

 

“嘿,带着面具的小丑们,今天我的心情不大好,你们准备好接受Spidey的怒火了吗?给你们三秒投降,我也不会减轻踢你们屁股的力度。”

 

子弹并没有停下,小丑们发现子弹打不中Peter,恼羞成怒的拿出了炸药包,开始随地乱炸,Peter眯起了他的蜘蛛大眼睛,他现在很生气,难道没有人知道做善后修复很麻烦的么。

 

“好吧,你们并不打算投降,那么我也不会客气。”

 

Peter一脚踢上一个小丑的脸,那个小丑的牙齿被踢飞出去了几颗,Peter灵巧的躲过子弹,并把那个小丑用蛛网包起来挂在广告牌上。

 

“嘿,小心点,你们难道不怕误伤同伴吗?”

 

可能是因为Peter说了这句话,其中几个小丑拿出了刀,剩下的拿枪的小丑打算进银行去拿钱,Peter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的作风太温柔了,现在的罪犯都猖狂的不知道边了。

 

银行的金库被炸开,Peter以最快的速度用蛛网把破洞堵上,恼羞成怒的小丑们全部转头将矛头指向了Peter。

 

“你们的父母没教过你们,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吗?好吧,没有,那我教教你们。”

 

Peter躲着11个小丑的刀与枪,躲过了最大的伤害,但是总不可能知道他们所有人下一步的做法,制服被刀与子弹划破,血从破损的地方留下,Peter的每一下跳跃,每一个挥拳都带着血液的挥洒。这些小丑都很滑,仿佛能预知他的蛛网会向哪个地方发射,打斗了10分钟之久广告牌上才挂上了5人。

 

血在流淌,战斗不止,Peter很苦恼,打了这么久了怎么没有一个复仇者或者是X战警接到什么救急通知呢,难道连逛街的超级英雄也没有么?

 

Peter因为血液一直流失,稍微有点晃神,Peter晃神,子弹可不会晃神。小丑的子弹直直的向Peter的心脏方向射去,这时一个红色的身影闪了出来,替Peter挡了一枪,子弹打进了那个身穿红黑制服的人身上,他只是把子弹从心脏边抠出来丢在地上,抽出背上的两把武士刀像前方的小丑袭去。

 

“Deadpool?”

 

帮Peter挡子弹的就是Wade,他在把Peter抱到安全的地方后跑回去拿了自己的装备,他的Peter可没见过自己穿制服的模样。一到现场就发现这些蝼蚁要对他的偶像不利,想伤害他的偶像?没门!而且Peter还需要拍Spidey的照片和自己过日子呢。

 

“别杀人。”

 

“Honey,你就像是哥的老妈子,每一次都和哥说一样的话,为什么不夸奖一下哥出现的及时~奖励哥都想好了,能在哥的内裤上签名么?还能顺便慰问一下哥的老二~”

 

“签了,你就不会洗了,我是一个爱干净的人,而且我一点也不想看见你的小Wade,我们可以商量换一个奖品。”

 

“伤心,哥这么卖力,你连个签名都不给。”

 

“不如干活。”

 

没有了Peter牵制的Wade开始了他漫无遮拦的黄色嘴炮,Peter突然开始怀疑这个月与自己同居是不是Wade本人。两个人的配合十分默契,三分钟小丑挂了一排。

 

“哦~今天是一个好日子,收获小丑的日子,让哥在数数有几只。”

 

“好幼稚。”

 

“数数总是没错的,哥喜欢数战利品。”

 

“上面一半是我。”

 

“1,2,3。。。。。11,哎呀少了一只小蚂蚁,小蚂蚁你在哪里,快出来让哥踢踢你的小屁股。”

 

Wade发现少了一只小丑,警惕的眯起了他的豆豆眼睛,同时Peter也眯起了他大大的蜘蛛眼睛,搜寻场地,这时小丑出现了。

 

他走向了Wade和Peter的方向,走的很慢,还有点战战栗栗的,Peter在一瞬间有点以为他是要投降,但是他的眼睛里两股极端的狠辣和绝望让Peter消除了他这幼稚的想法。Peter也向这只小丑走去,他要搞清楚这个人到底还有什么压箱底的玩意,受伤的只有他一个人就够了,这里是Spider man的纽约,并不是Deadpool的。

 

小丑看见Spider man向自己走来,逼迫自己停止颤抖,他绽开了笑容,向Peter走来,并张开了双手,他掀开衣服外套,里面赫然是一圈的炸弹,上面显示着10S倒计时,小丑冲向Peter,狠狠的抱住了他。

 

Wade在小丑走来时就发现了不对劲,雇佣兵的第一反应是将小丑的双手砍下,Wade切下炸弹将Peter和小丑摔了出去,10S很快,炸弹在Wade的怀中炸了开来。

 

“Wade!!!!!”

 

Peter惊呆了,明明自己不想让任何人因为自己受伤,但他总是会伤害到周围的人。Peter冲进了黑烟中,爆炸后产生的焦味并不好闻,惹的Peter咳嗽不止,同时他也在黑烟最浓的地方找到了Wade。

 

Wade的胸膛被贯穿出一个大洞,血不住的流,Peter上去抱起Wade,将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膝盖上,抚摸着他的脸。

 

“你是白痴吗,你不会把炸弹丢出去吗?”

 

“这么熟悉的语气你是Petey?”

 

“是我。”

 

Wade伸出手想摸一摸Peter,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和自己相处了这么久的天使居然和自己的偶像是一个人,Peter回握了他的手,眼圈有点红,鼻子还有点酸。

 

“哥居然和哥的偶像谈了这么久的恋爱,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我们不是恋人Wade。”

 

“哦~Baby boy多好的气氛都被你打破了,哥可以现在在求一个,和哥交往吧。”

 

Wade的面罩早已被炸的支离破碎,露出来的眼神却十分炽热和坚定,他就这么盯着Peter,然而被Peter握住的手却不停流着虚汗,紧张的不得了,惹得Peter笑出了声。

 

“我们回家吧。”

 

“这算答应还是不答应?哦,Baby别这样揪着哥的心。”

 

“等你哪天不带伤口的出现在我的房间里再说。”

 

“这算答应里对吧,答应里吧?嗯?是不是啊,Spidey?”

 

 

 

 

Deadpool从来不会为谁停留,但是Wade会。

 

 

 

 

 

 

 

 

 

 

 

 

 

 

 

 

    彩蛋

 

之后Peter把Wade一个公主抱抱回了家,一路上Wade实在太吵,又一直摸Peter的屁股,被Peter一个头槌砸昏了过去(这个小彩蛋好想画出来,有太太愿意画么,没有我一会再来问)。


评论(5)
热度(104)

© Veils_y | Powered by LOFTER